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我的菩提缘

我的菩提緣

蓮花少東上師

二00二年,真佛宗「大馬密教總協會」屬下的「內明協會」主辦第一届「佛青活力生活營」,特別邀請我出任主持上師。到達吉隆坡翌日,主辦單位馬上要求我為結業證書題句,人急智生,當下我寫下老子的一句慧語箴言:

「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今天,真佛法脈在溫哥華延綿茁長,除了仰仗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諸佛菩薩、龍天護法的加持護庇外,亦感恩加拿大首座真佛宗道場「菩提雷藏寺」 --- 前身為菩提堂 --- 的菩提緣起。


一犬吠日,百犬吠影

二十多年前,我也曾是基督教的慕道者,也很認真的查閱聖經,參加青年團契及主日崇拜。年歲漸長,其後才明白到佛教裡的智慧、慈悲、及包容性更為圓融超然。我亦曾是一貫道(天道)的講師,因此時常要翻看閱讀不同類型的佛學著作,由此而接觸到師尊的佛學靈書。開始時,我亦是受了他人評擊「盧勝彥」的影響,一犬吠日,百犬吠影;我也是屬於「批評月旦」「盧勝彥」的「羊群一族」。

可是說也奇怪,當時我嘴巴雖然是在「罵」「盧勝彥」,但是卻也在追看「盧勝彥」的著作。我在天道佛堂講道時,亦時常引用「盧勝彥」書中所親述的多種靈異個案,作為因緣果報的注釋例子。我更發覺一般大眾,都愛聽寓佛學於趣味的佛法開示,只要我不說破是「盧勝彥」的「東西」,大家都樂於接受。

還「盧勝彥」一個公道 ?

曾讀到有句老話:「人是最能處理矛盾問題的矛盾動物。」我倒覺得未必盡然,只是事情還未到白熱化而已。當時心中在存疑,究竟「盧勝彥」是真是假?孰正孰邪?由午夜夢廻,偶而思量,漸漸到了應該要有所取捨的時候了。也許是要給自己一個良心交待,又 --- 或許是要還「盧勝彥」一個公道吧!

因緣際會 --- 或者應該如師尊在第一佰七十一本著作<玻璃缸裹的金魚>所說:「凡事都不是巧合」---- 適逢一九八六年溫哥華的艷陽天,蓮生活佛親臨作兩天的佛學講座、及法會活動,我特別抽空與太太出席參加。第一次親自目睹蓮生活佛真容時,眼中只見圓月般的福泰面相、與及像有精光在流動的眼眸子,馬上令人感到這是個可以交心的人。雖然師尊的個子不高,但他的身影,一定會令人留下印象。第一次聆聽師尊的佛法開示,雖然不大明白佛教中的密法,卻教人聽得心平氣和,如沐春風。尤其是師尊纯真率性、震天價響的朗朗笑聲時,很自然的整個人也輕鬆起來,人不期然的隨著師尊的喜而喜,跟著師尊的笑而笑。
當時,我還不明白什麼是「相應」? 什麼是「加持」?

以前我曾經如是想,所謂的「佛」,並不是三頭六臂、千手千眼;而是一種心靈覺悟,神光內斂,內在昇華。「佛」 --- 應該是一種內心深底處的覺受感覺罷!當我首次參加了「蓮生金剛上師」親自主持的法會,聆聽了「蓮生活佛」「圓滿修行」的開示後,當下突然感受到古人所謂「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之個中三昧。
我在想,如果人世間真有「活佛」的話,該就是這個「活模樣」吧!

是真是假 孰正孰邪

記得在師尊早期的著作上曾多次重覆說:「我苦口婆心、費盡脣舌,就是要讓世人了解,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這世上確有佛國淨土,天堂地獄,因果報應,輪廻轉世。如若每個人都知道有因果報應,善惡昭彰,那末作奸犯科之徒便會減少,這世界便會太平得多了!」

大約二十八年前,我孑然一身從香港過來加拿大溫哥華升學。當時需半工半讀,完成大學課程,可說得上是亦苦亦樂罷。還記得某個深夜,我讀到師尊靈書上寫著如此「石破天驚」的一段:

「人在世間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當行至趣苦樂之地。身自當之無有代者。」(摘錄自「佛說無量壽經」)

當下在我心中的震撼,絕對可以說得上是雷霆萬鈞,一語如雷。尤其經歷到今天,己差不多是「半百不老叟」,對這段法語的領悟,更可以說是歷久彌新。
對啊,人生在世,獨往獨來,獨生獨死,人生 --- 不就是這樣嗎?
就是師尊的悲智兼濟,循循善誘,改變了我的看法,亦改變了我的人生! 當年我剛剛三十歲,從比之後,我便義無反顧,一頭栽進了真佛法流中!


師尊在書中又說:「今天你罵我不要緊,只要你罵過我,便是代表你心中有我,就與我結下了緣,早晚有一天,你會了解我,便會皈依我的‧」
這 --- 不就是代表一位覺悟者的證量嗎?

蓮生活佛認為「佛法無價,豈可訂價。」聖尊的一句話:「我一生服務眾生,只有隨緣二字。」真佛宗的大小法會,報名收費,一律隨緣,絕不訂價。如此亦改變了多個佛教團體的運作模式,爭相效法。個中功德,豈可言喻。如此悲天憫人,「名利於我浮雲哉」的修行者,所圖為何?

放眼細看當今佛門龍象,又有多少大師,幾許上人,能如此大慈大悲,立下此誓:「我不捨一個眾生。」「我願生生世世,粉身碎骨度眾生。」
這 --- 不就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最佳詮釋?


一個滿口標準牛津英語的英國人

跟随一個中國人深造英文?

蓮生活佛不單有伍佰多萬的弟子,更有不少西藏活佛仁波切皈依聖尊座下,計有黃教的甘都格西仁波切、吐登嘉措仁波切、花教的久美喇嘛、黃教的蘇南喇嘛、金美仁波切、紅教的桑那仁波切及多傑喇嘛等等。漢人皈依藏人學習密法的大有人在,但漢人能讓「藏僧」反過來皈依深入密法的,現今之世,能得幾人?直如一位滿口標準牛津英語的英國人,跟随一個中國人深造英文。似乎是匪夷所思,卻又是鐵錚錚的事實擺放在眼前。
蓮生活佛到訪印度時,被多位西藏活佛熱誠款待,敬獻法王信物 ---「法王袍、法王帽、法王座」等等。蓮生聖尊更被邀請於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大殿,向二千多位「藏僧」開示說教。在該寺內,蓮生活佛的法相,更與黃教祖師宗哈巴大師的唐卡、達賴喇嘛的法相,並列一處,一起接受僧侶每天供奉禮拜。西藏僧侶,一向以密法為傲,環視今古修持密法的漢人,有多少中國瑜伽士有如此成就?
誠如藏密四派皆欽敬無比的白教長老卡盧仁波切,於一九八八年在美國羅省所言:「蓮生活佛是當今世界以華語度眾生,實修密法的最高成就者」。

十年樹木 百年樹人

感恩師尊的「慈航倒駕,乘願再來」。當年溫哥華菩提堂的接引,蓮高上師、蓮知上師等的提攜扶持、與及多位同門的鼓勵助缘,讓我懂得珍惜殊勝法缘,由1986年皈依不久後開始,每星期六由溫哥華開車往返西雅圖雷藏寺,每次來回雖然要六個多小時,但每次聆聽師尊法味無窮、精彩絕倫的佛法開示時,總是覺得師尊開示得太短;後來才明白原來感覺「短」,便事感覺「好」也!
彈指間多少個寒來暑往、 東昇玉墜, 直至聖尊退隱大溪地葉子湖而止。多盼望能再次聆聽師尊「上座」時、「下座」後、談笑之間、揮灑自如的法語妙句。 
誠然,每一事一物,能夠茁壯成長,皆有其因緣法度。很開心,也很感恩;加拿大溫哥華真佛宗的法脈發源地「菩提雷藏寺」,在默默中已屹立了二十個寒暑。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由「菩提雷藏寺」發芽了「真佛報」、「國際內明協會」、「華光功德會」、「華 光雷藏寺」、列治文「普陀堂」;也由此培育了蓮高上師、蓮知上師、蓮聞上師、蓮慈上師、蓮花少東上師(筆者),蓮現法師、蓮澄法師、蓮楨法師等等。「菩提雷藏寺」接引了無數的聖弟子,與數不盡的六道眾生,結下綿綿不絕的法緣,更成就了巍巍無盡的無量功德!
誠心祈願「菩提雷藏寺」在未來的歲月,再度閃耀萬丈佛光,攝召無量有情。
謹抄錄師尊一段法偈,與諸位同修共勉:

同門連枝名自榮
些些言語莫抬哄
一回相見一回老
能得幾時再相逢

同門同堂忍便安
莫因亳末起爭端
眼前名利何足論
佛國淨土是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