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隨師雲城三日行

隨師雲城三日行

溫哥華蓮花少東

 

加拿大溫哥華同門翹首企盼多年的願望 --- 師尊的再度蒞臨 --- 雖然短暫,但终究是滿願了!

於九月十七號黃昏時份,彩虹山莊的蓮印上師來電說:「 師尊將會於九月十九號星期二來「看看」溫哥華的道場及同門,在星期四便會離開。」隨後交待如何打點安排,總之一切均以 師尊的舒坦適意為要。

短短兩天時間來籌備迎接天人之師,每個道場都說時間不夠,但紛紛摩拳擦掌,卯足全勁,儘量做到最好,為的也許就是 師尊的微笑首肯罷。

 

加持「國際內明協會」

師佛行程緊凑,到達溫哥華後已是午時,進餐只是簡單的台灣小吃。隨後便前往為「國際內明協會」加持壇城,由「內明協會」同門代獻哈達及供養。事緣其總會長蓮知上師凑巧已於早一天前出外弘法,故此緣慳一面,但其以弘法利眾為大前提的菩提心,實在值得讚嘆。

 

讚揚菩提二老 領導有方

 

星期二晚上 師尊蒞臨位於溫哥華唐人街,彼此相距十五分鐘的菩提雷藏寺及華光雷藏寺。師尊大約於七時左右,率先到達菩提雷藏寺 --- 真佛宗溫哥華道場的發源地。師尊半開玩笑說,菩提雷藏寺在「菩提二老 --- 蓮聞上師及蓮高上師」帶領下,一切都做得很好。亦知道他們已買下旁邊的房屋,作為「安老院」之用;更鼓勵他們要有大氣魄,最好把整條街道也買下來。師尊打趣的說在房間休息時,已在菩提雷藏寺要求之下,褪下穿在身上的兩件龍袍,現在穿在身上的已是嶄新的龍袍。師尊寄望菩提雷藏寺,好好發揮度眾的力量。師尊隨順眾生的無量悲心,我們當弟子的,又能體會多少?

菩提雷藏寺於獻哈達時,一併奉上精緻珍藏版的水晶龍。師尊亦為菩提雷藏寺留下珍貴墨寶,亦為「安老院」題字,以作留念。隨後 師尊應菩提雷藏寺要求,為大眾作滿願灌頂。

 

華光雷藏寺 淺談金母八法回春功

 

離開菩提雷藏寺後,師尊行色匆匆,未稍休息,馬上便趕往華光雷藏寺開示。師尊再度讚揚溫哥華四大機構每年能同心協力,攜手合辦大法會,這是非常的難能可貴。無論金剛同門也好,道場也好,能捐棄成見,大眾一心以弘法利眾為大前提,這都是 師尊所樂見的。 師尊亦讚揚「真佛報」在蓮慈上師帶領下,不斷在進步中,並鼓勵要多培訓接班人,有新血加入,才有新的突破。 師尊更厚望「真佛報」不單是平面文宣,希望他日能發展為「真佛日報」,或甚至擁有自己電視臺的文宣。

師尊開示說在閉關時病倒了,而且差一點便想返回老家 --- 摩訶雙蓮池。但由於弟子不停的「請佛住世」,才繼續留世,所以 師尊說要感恩弟子。另一個主要原因,是 瑤池金母親傳了 師尊「金母八大功回春法」, 師尊開示說練就這八大功法,能使人年輕十年,所以大家眼前的 師尊更是精神抖擻,猶勝從前。這八大功法內容包括:「明目、耳聰、叩齒、強健心肌、按摩丹田臍輪(無漏)、固腎、金母放光除瘤治癌法、神水法(能調理荷爾蒙分泌,類似寶瓶氣,但並不一樣)」。 師尊又補充說:「所謂水從龍,風随虎,若能龍虎交融,便可滋潤心肺,達到長生。」由於時間關係,師尊未有親自示範,但西雅圖雷藏寺已特別製作由 師尊親自示範演繹的 DVD 光碟,有興趣學習的弟子可向西雅圖雷藏寺請購,經過灌頂後便可學習。

最後,師尊慈悲為華光雷藏寺留下墨寶,亦為大眾作金母八大功回春法的灌頂。蓮慈上師則於獻哈達時,特別向 師尊 送上一尊玲瓏小巧镀純金的尊勝佛塔,以表至誠。

 

師尊喜變「小弟弟」

翌日星期三早上十時半左右, 師尊應菩提雷藏寺的再三要求,特別撥冗再度法駕光臨,為近佰名老菩薩開示及加持。座上的老菩薩很多均是七、八十歲,甚至有九十多歲的,與他們相比,師尊倒樂得變成「小弟弟」了。師尊開示說生老病死是自然的,人生短暫,叮嚀大家要好好珍惜此難得的師徒之緣。更勉勵大家要好好一心持唸上師心咒,如若記不住的話,那就乾脆唸南無阿彌陀佛、或南無蓮花童子亦可。將來可以發願往生佛國淨土,或是發願投生真佛宗年輕同門的家,下輩子可以再度修持真佛密法,回來當菩提雷藏寺的義工可也。由於一些老菩薩行動不便,慈悲平和的 師尊特別紆尊降貴,親自走到每一位老菩薩的前面,為老菩薩們逐一細心摩頂加持身體健康,樂得每位老菩薩頻頻鼓掌,覺得這一生不但能皈依 這樣的一位聖者,更有幸在暮年之際親睹佛顏,此生再無憾事已!

 

普陀堂 披露南無不動明王不共法終極秘要

 

本來普陀堂知道 師尊莅臨溫哥華是早晚的事,故此已準備一套應變計劃。但人算不如「佛」算,前後只有三天時間,備用的計劃很多都用不上,也沒有預算多倫多、滿地可、及卡城有那麼多同門趕赴如此盛事。猶幸能馬上安排租下商場二樓的餐食廊 Food Court 作臨時會場,但卻需在下午六時其他商店關門後,方可開始佈置壇城。

普陀堂同門絞盡腦汁,這邊廂部份工作人員需於下午六時,打點安排二十多桌的謝師宴;那邊廂下午六時在商場餐食廊,卻要在一小時內佈壇城、掛唐卡、安法座、嵌電腦、打燈光、調音響、擺椅子、等等……以準備同門七時開始入座,恭迎 師尊準八時開示傳法。事後普陀堂的同門說,他們能在一個小時內做好一切,連自己也不敢相信,只能說一句:「如有神助」也!

於準八時正,師尊先為位於三樓的普陀堂壇城開光加持,之後便由八位佛青迎接入傳法壇城。亦如 師尊在其他道場一般,於大禮拜時,馬上先做二十一下伏地挺身,才登上法座。當晚 師尊興致甚高,暢談 師尊閉關的軼事。由於是在閉關,師尊便只穿日常便服,有一次回台灣探視師爸時,有一同門(?)見到 師尊,便問道:「你是否蓮生活佛盧勝彥?」師尊隨口回答:「不是,我也是他的弟子。」在場弟子聽得笑不可抑,也許大家都在想,這是那一門子的同門,竟然連自己的根本傳承上師也認不出來。遇有人再追問時,師尊便矯稱自己姓馬,因為大家都稱呼 師尊為 Grand Master,所以到今天仍有人稱呼 師尊為馬先生也。師尊的遊戲人間,也算得上是一絕。

 

南無三滿哆,哇日拉「蘭」撼。

 

師尊繼續開示說,南無不動明王不共法,不單是金剛法,其中更包含「息增懷誅」的功德,如若能與不動明王大相應,便是即身成佛的究竟法門了。師尊更進一步披露南無不動明王的心咒應該為:「南無三滿哆,哇日拉蘭撼。」以前是故意說漏了一個「蘭」字,今天特別把這一點講清楚。而且 師尊更進一步說出不動明王的心中印及催請衪速速臨壇的秘密法要。師尊謙稱自己年紀大了,因此在今晚夜把不動明王的不共法,毫無保留的披露出來。隨後 師尊為大眾作不動明王不共法及拙火定的灌頂,在場的五佰多位同門,都沒想到今夜有這麼大的收穫,實在可說得上是喜出望外。

在灌頂前,師尊亦特別為普陀堂即席揮毫四幅墨寶留念,其中特別以普陀二字寫下:「普陀普明普善普濟普佛普渡普現普生」的絕妙佳句。 普陀堂則由蓮花少東上師及蓮一法師敬獻哈達,並奉上兩幅以真金塗繪,每幅需時三個多月才能完成的非一般唐卡:五十三佛唐卡代表 師佛如佛一般的成就,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唐卡代表 師母如千手千眼的能耐,及兼具觀世音菩薩的大悲心。

 

師尊談及傳承付法弟子

 

在溫哥華此行中,師尊也有與眾上師談及他日傳承付法弟子的條件,能付法的弟子:「必須要道心堅固,重視傳承,有悟性,有智慧。人要忠厚,有菩提心。」師尊會特別交待什麽是明心?何者為見性?師尊會把釋迦牟尼佛的玄微精要說出來,到那時候只要一讀經典,便能馬上明白。而付法的弟子亦會是多人,不會只是一個。假如不在身旁的也可寫信通知,交待重點。最重要是傳承付法弟子,能擔當如來事業。

 

所謂成佛,又豈止是區區的六通具足,大徹大悟…

正如 師尊所說:「太陽會升起,也會落下。」人生有聚,自然有散,也許這就是人生真諦。三天匆匆便過去,跟随 師尊數天中,發覺 師尊對世情俗事,均是非常淡然。真的是一切也「無所謂」。但只要弟子喜歡,眾生有求,師尊則會儘量恒順眾願,可許則許。 在我私下獻上我的供養時,第一份禮盒內是盛著由西藏喇嘛人骨彫成的一佰零八顆圓潤人骨唸珠法器,師尊看了一眼便欣然收下。但當我打開第二個更精緻的紅木禮盒時,師尊只瞟了一眼,便說這個凶氣太重了,師尊是不會要的。我連忙跪下說:「這是一把已用了十多年的宰豬屠刀,師尊常常給人家誣衊污辱,當 師尊下次再遭人家做法陷害時,也可以此屠刀行殺渡法,護法降魔。」以前很多密教祖師,亦有以雷霆手段,顯慈悲心腸的時候。師尊很認真的說:「不管人家怎樣對付師尊也好,總之師尊是絕對不會用此法的。你自己拿回去罷。如若真的給弟子害了,師尊也認命算了。」說完 師尊便轉身掉頭。

在這一刻,我彷彿明白了耶穌基督在臨終前,為何還在為把衪釘上十字架的無名罪眾,懇求上帝的寬恕。所謂成佛,又豈止是區區的六通具足,大徹大悟;更重要的是當你遭人一刀一刀宰割 --- 尤其是最親近你的人 --- 你是否仍能生起救渡他們的悲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