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她問:你認識我兒子 Jacky 嗎?

ws20180204.jpg

她問:你認識我兒子 Jacky 嗎?

回〈加〉第一件事,便是先去探望半年前才入住安老院的老母親。

與媽咪同檯吃飯的,另有二人,對面坐的,是八十多歲的林婆婆,及旁邊自報八十八歲的周婆婆。

與她們的交談,可以神思。

林婆婆知道我剛從香港回來,便眉開眼笑,用地道的香港話問:
『你係香港返來,識唔識我個仔 Jacky呀,佢住係柴灣,有屋、仲有一間鋪頭㗎。』

我如實回答:唔識。
不到三分鐘,林婆婆又問我,你係香港返來,識唔識我個仔 Jacky ,佢住係柴灣,有屋、仲有間鋪頭 …

在短短 15 分鐘內,同一問題,loop 了快十次了!

當林婆婆再問,我最後回答『唔識』時,從她微微上揚的眼神裡,我已經隱隱感覺到有看不起我的意思了!

另一位周婆婆,問得比較有內涵。
林婆婆問的只是自己關心的兒子 Jacky ,周婆婆卻仍懂得留意觀察眼前的生面孔,而且略帶審美眼光。

我才坐下,她就問我媽媽:
『呢個係你的仔嗎?
都幾靚仔喎!』
(請注意,各人有自己的審美眼光而已!)

我媽媽就很詳細的回答:
『呢個係我嘅細仔,當年過來加拿大讀書,大學畢業後就留下來… 』

待我媽媽回答後不到三分鐘,周婆婆微微笑著、打量著我,然後【又】問我媽媽: 『呢個係你的仔嗎?
都幾靚仔喎!』
(仍是堅持著自己的審美眼光。)

我 九十六歲的老母親,【又】不厭其詳的回答:
『呢個係我嘅細仔,當年過來加拿大讀書,大學畢業後就留下來…』

如是者同一問題,反復著一問一答。
問的人,好快忘記自己問了什麼。
回答的人,更快忘記自己回答了什麼。

我看著看著,突然忍俊不禁,啞然失笑。

看著老母親與其他【老友記】,言談甚歡,交流互動,也堪聊以解嘲,略勝於無。

只是,
捫心自問,
假如
你/我,
只剩下少許記憶之力,猶可選擇的話,
究竟會選擇像林婆婆一般,只記憶著 Jacky 我兒,有屋有店鋪。

還是,
二六時中,
一心依牯,
南無阿彌陀佛!
一心持唸,
嗡。咕嚕蓮生悉地吽!

少東上師

共勉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