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蓮生法王 接受資深傳媒人 顏聯武先生 專訪 (二)

2017年12月07日

顏先生:師尊您好。
活佛:您好。
顏先生:身體好嗎?
活佛:很好。
顏先生:我記得上一次我跟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問你一個問題,就是早上起來,你會做什麼呢?你說你會理髮啊!看新聞啊!然後寫文章啊!那今次我第二次見師尊的時候,我就想問第一個的問題就是:晚上你睡覺之前,你會做什麼? 活佛:晚上睡覺之前我會修法。
顏先生:嗯!修什麼法?
活佛:我會唸佛,像淨土宗一樣唸佛,唸南無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
顏先生:嗯!這個習慣是很多年吧!
活佛:很多年,而且晚上的時候修法不只是唸佛而已,我還修「眠光法」,「眠光法」,睡眠的「眠」,光明的「光」,佛法的「法」。
顏先生:這個法,普通的信眾還是弟子可以唸嗎?
活佛:也可以。
顏先生:也可以?
活佛:也可以的。
顏先生:你剛才說你會,怎麼講,唸…… 做法,唸法…
活佛:唸法。
顏先生:唸法。我記得你在你的文章(編按:盧勝彥文集第256冊《拜訪大師》〈大禪師問禪〉)裡面,我看到這一段,我心裡笑了出來。認識你以後,我感覺師尊是蠻有幽默感的。這個文章的內容大概是…… 大禪師問:「大和尚說何法?」師尊道:「深深玄妙旨,金刀剪不開的法。」大禪師問:「剪不開還剪做什麼?」 你記得你怎樣回答嗎?師尊回答就是:「作勢而已!」這句我就笑出來了。什麼意思?你其實蠻有…… 蠻有意思這一句,在這一句,我覺得蠻有意思的,「作勢」。
活佛:對。

顏先生:那麼我想聽聽,師尊是怎樣解釋這四個字,「作勢而已」,作什麼勢?為什麼要作勢呢?
活佛:因為我們不管任何時候,都只是在「作勢」而已。
顏先生:那會不會……
活佛:剛剛我們在一起吃飯,那也是「作勢」而已。
顏先生:可是……
活佛:你現在這樣子問我,也是「作勢」而已。
顏先生:可是我們之間作勢這兩個字的時候,就會感覺很假,虛假。你怎樣去讓我們去明白觀點呢?比如說,我說某人他「作勢」,裝腔作勢,他就是很假。
活佛:但是每一個人不同
顏先生:其實「作勢」也是一個課。
活佛:一種米養百樣人。
顏先生:對。
活佛:其實都是「作勢」而已。不管是真的、假的、正的、邪的,都包含在裡面。
顏先生:都在「作勢」。
活佛:都在「作勢」。
顏先生:就看你「作」什麼「勢」。
活佛:對啊。
顏先生:那麽我明白。還有一句,你跟自己開一個玩笑,我看了結局,我也是蠻喜歡的,因為我看過你做法會。你說:「我這個人懶,只是披毛戴角混泥塵。」結局我想你蠻坦白的。(編按:盧勝彥文集第256冊《拜訪大師》〈大禪師問禪〉)
活佛:對。
顏先生:很可愛,還會跟自己開玩笑。這個幽默感哪裡來的?是歲月練就出來的,還是你以前的性格是這樣,還是一路在變?
活佛:其實也沒有變。披毛戴角,那就是牛啦。牛也是披毛戴角。其實我現在,我是沒有戴角。我是屬雞。(眾笑)我只是披毛。沒有戴角。(笑)

顏先生:明白。耶!我剛才說師尊給我有一種感覺,就是蠻有幽默感的,因為我有一次看你做法會的時候,你在說話的時候呢,你都會加一點笑話在裡面。這個讓我聽起來,感覺是蠻新鮮的,這個風格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還是那個笑話是哪裡來的?
活佛:笑話嘛,就是弟子們,他們從網路上拿到了笑話。他們給我。能夠講的時候我就講。那麼什麼時候開始呢?我也不知道,我也忘掉是什麼時候開始。總之,講笑話的時候,別的人聽我法他們會講,他說佛法倒不一定記得,但是笑話一定記得住。
顏先生:那怎麼辦?你要聽這個……
活佛:沒有關係。因為笑話裡面有佛法,佛法裡面有笑話。
顏先生:還有就是,因為發覺你很可愛的時候呢,在未來日子裡面,你說的話他們會更用心去聽。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一句,你不會,不為世間玷污,你會不會記得?
活佛:哦,請再說一遍。
顏先生:你不會被世界玷污,沾污。
活佛:哦,因為是這樣子的,我覺得整個人生啊,就像這個流水一樣。那這個世間的事情都在你周身過,在你的身邊過。當然啊,我們講了,知道人間像一個醬缸,每一個進到醬缸裡面,都同樣一個味道。
顏先生:那你在裡面嗎?
活佛:我也是在醬缸裡面。既然是同樣一個味道,那就不算是沾污啦。
顏先生:明白。然後呢,我記得你也曾經在你的文章裡面說過這:「我要告訴你們我是什麼」,這一句其實是什麼意思呢?「我要告訴你們。」
活佛:因為要看前面跟後面,不能中間拿一句這樣子問,說我要告訴你們什麼,因為我告訴的太多了(笑)。
顏先生:我的意思是說,有時我在你文章裡面,好像就是有些問題問過你以後,當然我知道這句話裡頭,針對是誰跟你說。
活佛:對。
顏先生:蠻有趣的就是。如果我要問師尊一個問題就是,你是什麼?
活佛:我是什麼?
顏先生:欸。
活佛:我怎麼回應你?那我要問你,我的回應就是說,你是什麼?
顏先生:我?我是謙卑的坐在你前面,在聽你……
活佛:那我就是坐在你的前面,也是謙卑的,坐在你的前面,這樣子講。

顏先生:那我明白。記得上一次你跟我說的就是,2017年這一年差不多要過去了哦,你說你彷彿聞到那個戰火的味道,是嗎?
活佛:是啊。
顏先生:我每一次看新聞的時候,看見北韓試射那個導彈,我就想起你這句話。2018年,你要怎樣看?
活佛:其實這個世界上的事情,佛說的,它本身是無常。沒有什麼常態的,很簡單的講,算不準。
顏先生:什麼意思?
活佛:無常啊!
顏先生:算不準?算不準?
活佛:對,算不準。
顏先生:可是每一年,我們都在市面上看見很多書本,很多書雜誌,都在算當年的運程,或者是會是怎樣怎樣,你怎樣看呢?
活佛:我認為還是算不準。
顏先生:可是我想,師尊,我們做弟子會到你面前來問你,我今年或者是來年,我的運程是怎樣,我想你都會回答吧?
活佛:這個我會講,但是呢,其實真正講起來,還是算不準。
顏先生:那你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有點矛盾,會不會?
活佛:這個本來就是矛盾。
顏先生:可是你剛才說,可能我算的有點不準,可是他會相信你的話嗎?然後你說可能我不準的話,那……
活佛:有些人是會相信我的話,有些人也不一定相信我的話,有些人甚至是他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像最近有一個香港的弟子,她的父親躺在床上,我算的結果是:他要走了,不可能再延長他的壽。但最後的結果是,這個人還是繼續的活下來,一個香港的女弟子,她的父親還是繼續活下來。然後她就講了一句話,她說因為是師尊的加持力。但是我算不準啊!哪裡來的加持力呢?它是一種無形的一種力量在加持他。是佛菩薩加持他,不是我加持他。

顏先生:這個就是你自己的看法?
活佛:對。所以像這種小事情,生死的事,是很難算得準。其實世界大事,也是很難算得準,因為不是我算。如果是整個全知的神在算,全知的佛在算,就算得準。所以你問我,你這樣子算,會算得準嗎?我說我算不準,但是,如果我得到全知的佛菩薩告訴我,那不是我算的,那是佛菩薩算的,不是我算的。
顏先生:只是在現世……
活佛:我是算不準。全知的佛菩薩祂才算得準。
顏先生:自己很難算,人心難測,天意也是難測。
活佛:這個佛曾經講過,人身危危,人心危危,人的心啊,也是在變化之中,人的身體也是在變化之中。
顏先生:明白。然後我在想就是,很多人感覺世界還是很亂,心還是很煩。他們走進了宗教裡面,他們要可以找到安靜,可是到頭來,他們真的可以嗎?
活佛:我告訴你,我可以。但是別人我不敢說,因為他的修為,不到我這種境界。我這樣是太…… 太自大了吧?
顏先生:不會,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本事。
活佛:其實講,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真的北韓的這個導彈射到哪一個國家,大家都會很驚恐。那我呢,心還是很安靜,我照過我的日子,跟一般完全一模一樣。
顏先生:那今天你看新聞,因為我知道師尊你會看新聞嘛,今天你看新聞的時候,跟以前你看新聞的心態還是一樣嗎?還是比較淡然,還是更淡,還是怎樣?
活佛:新聞是新聞,我是我,兩不相干,因爲我不是新聞中裡面的人。如果我是新聞中裡面的人,也是兩不相干。
顏先生:可是你要有慈悲心啊。有時候你看見世界很亂,某一些人生活很苦,你有慈悲嘛?
活佛:是有慈悲心,那個就叫方便。慈悲本身來講,就叫做方便,但是有的時候,我跟你講一個笑話吧。
有一個人,一個老太婆,在一個噴水池旁邊,她在丟麵包給鴿子吃。有一個人過來跟她講:「你這樣子浪費食物啊,你知道非洲有很多的,現在有很多都在飢寒之中啊,沒有米沒有麵可以吃,你這樣子浪費你的這個麵包,丟給這些鴿子吃,是一種浪費食物,非洲人到現在很多人沒有食物可以吃,有多少飢民,全世界上講起來。……」
老太婆說:「我這個麵包屑丟不到非洲啊!」這就是一個笑話了,對不對?

師尊雖然心中有慈悲啊,也無法幫助那些飢餓的人。出的力量可能很小,但是如何讓所有飢餓的人全部都有飯吃,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顏先生:我在想是,師尊的慈悲心一定比我的更大,所以感覺的無奈,會不會是更強烈的?
活佛:也不會。為什麼呢?因為我看到新聞當中很悲慘的事情,有這個人,當然心裡慈悲是會發出來的,我就幫他唸一句佛。我看新聞就是在唸佛,因為新聞啊,所謂新聞,好的事很少,報的都是殺人、放火。人被殺了,幫他唸佛,幫他唸往生咒。我是在做這種事情,我看新聞就是在唸佛,唸往生咒。
被火燒死的,台灣最近很多人放火,把這個房子燒了。他有仇恨的心,把房子燒了,但是縱火的時候,沒想到會燒死那麼多人。
這個時候呢,我們學佛的人就幫他在新聞面前,唸往生咒。我看新聞,就是在唸佛跟唸往生咒。

顏先生:你剛才說房子這兩個字,我就想起就是,佛教裡面有些人說就是:財產、房子、妻子、兒女,都不是你的。有沒有,我想,師尊……
活佛:房子、汽車、子女,都不是你的。
顏先生:師尊,那什麼是我的?
活佛:根本沒有你的。也沒有我的,也沒有大家的。
顏先生:那我的努力在,努力在幹什麼?我在努力在幹嘛,如果我根本沒有我?因爲我剛才說房子、財產、妻子,什麼都不是,汽車都不是我的,我一直在問,那什麼是我的?
活佛:沒有。
顏先生:什麼是我的?
活佛:沒有你的。也沒有我的。
顏先生:那人存在就是有一種無依感嗎?
活佛:也不是
顏先生:無依無靠嗎?
活佛:也不是無依無靠。我不是講了嗎?我只是做好今天的事,明天的事來,我把明天的事也做好。
顏先生:明白。
活佛:就只是這樣子。所以我剛剛回答你,不過是「作勢」罷了。
顏先生:不好意思,再說一遍,剛才。
活佛:就是你剛剛開始問我,最頭問的,人只是在「作勢」罷了。
顏先生:OK。我明白。然後還有在佛教裡面說就是,什麼都不重要,生死才是最重要,我這樣說對嗎?
活佛:不對。
顏先生:那請糾正。
活佛:啊?
顏先生:請糾正一下。因為我聽見說,有些人說就是,生死是人生大事。
活佛:沒錯。
顏先生:其他都不重要!
活佛:生死事大,連生死也由不得你,有什麼大,有什麼大事?
顏先生:那我就想,就想問你,爲什麼生死事大,爲什麼呢?
活佛:生死事大,是佛法裡面所講的生死事大。真正你悟了道以後,生死不是大事。
顏先生:悟了道以後,生死不是大事?
活佛:悟了道以後,生死也是沒有事。沒有悟道以前,是為了生死事大去求道。悟了道以後,你會發覺生死也是無事,哪裡來的大,還有哪裡來的小?沒有什麼大小。

顏先生:師尊都給人家方便,師尊有求必應,有求必應。
活佛:啊,因為很多人求,但是我也應,因為我是一個鐘啊!
顏先生:可是……
活佛:一個鐘啊,人家來敲鐘……
顏先生:來敲,你就要響?
活佛:就要響。(眾笑)
顏先生:沒得選擇?很可憐。
活佛:大敲呢就大響。
顏先生:可是你是人啊,你會累啊!
活佛:小敲呢,就小響。
顏先生:可是他們真的當你是鐘?
活佛:他們當我是超人。(眾笑)
顏先生:對呀,好像有點自私,會不會?有點自私,會不會?
活佛:這也不會啦,因為只要我這個鐘還是好好的,總是要響。
顏先生:可是會不會有時候,有些眾生他們自私,沒有照顧你的感覺,沒有好好愛護你,或者是他愛你的方式,跟你期望的不一樣?
活佛:我始終覺得,只要有愛就好了。
顏先生:怎樣愛……
活佛:怎麼愛都可以,也不計較。
顏先生:當然我希望,師尊這個鐘越敲越響,可是你也會越辛苦,OK?悟道以後,生死不再是大事,對嗎?
活佛:對。
顏先生:悟道以後,那可有大事呢?
活佛:什麼大事?
顏先生:悟道⋯⋯我不知道!如果生死事大,可是悟道以後呢,生死已經不再是大事了,那比如來說,我已經悟道了,那可有大事呢?還有大事嗎?還會不會有大事呢?還是沒有呢?
活佛: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顏先生:因為在這個問題之前,你還在那個階段。
活佛:對,因為我知道生死也不是大事,所以我不知道生死以後還有什麼大事,我就不管了。
顏先生:欸,做好今天的事,你還是很貫徹,真好。你怎樣看風水算命這些東西呢?
活佛:如果在佛陀的眼中看,這些祂通通都是排斥的。釋迦牟尼佛對星象、八字、算命、風水,祂完全是排斥的。因為它是人間,人間的事,跟這個佛法完全沒有干涉。
顏先生:可是眾生還是在做這件事,你怎樣看?
活佛:我在看,我講過,你如果到月球去,這月球沒有人,什麼風水、星象、算命,這個算八卦,算紫微斗數,算鐵版神數,都沒有。

顏先生:明白。師尊,命裡有時終須有,對吧?沒的話,求也沒用。
活佛:那是一句話。它是這樣子講,不過所謂的命,在我看起來,根本這一句話也就是空話。
顏先生:因為我在想,如果不求,我怎知道我有沒有呢?還有就是,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我們不要它,在菩薩面前去祈求,是不是貪呢?
活佛:那是一般人的,跟我是不一樣的。一般人還在有求的世界裡面,他當然是要求,對不對?以我來看,求不得,不得求。
你剛剛講房地產、房子是你的,車子是你的,子女是你的。這不動產,房子算不動產,土地是你的,房子土地都不動產。事實上,現在呢,沒有什麼不動產,因爲都在地震,都是動產,沒有不動產。(笑)
這是一個笑話。現在沒有什麼不動產。
顏先生:對對。
活佛:因爲地震了,連土地都會動,房子都會倒,哪有什麼叫不動產?你說這個房子是你的,欸,明天被人家放一把火燒了,還是你的嗎?無了(台語)。你說土地是你的,你就在獨裁政權裡面講,今天是你的,明天政府要給你收了,我們要做什麼用,土地也不是你的啦!那你說還有什麼?
子女是你的,有一天這個兒子結婚了,搬出去了,聖誕節連一張賀卡都沒有,這兒子還是你的嗎?
顏先生:還是你的嗎?
活佛:你的?(笑)是你的,沒錯,但是等於沒有啊!(笑)
顏先生:……
活佛:聖誕節快到了。
顏先生:我知道。(眾笑)可是可以從另外的一個角度說,去看這個就叫,真空妙有啊!
活佛:真空妙有,那是佛法裡面所講的。在密教裡面講,「生起次第跟圓滿次第」,兩個是不一樣的,但是必須要「生起次第」,才有「圓滿次第」。
顏先生:好!說得好!師尊,你剛才說「圓滿」這兩個字,我曾經在你文章裡面,看過兩句就是,「自古人生最忌滿,半貧半富半自安。」一半就好了,爲什麼要圓滿呢?
(編按:盧勝彥文集第227冊《悟境一點通》〈第四問:開悟對日常生活有幫助否?〉)

活佛:是這樣子的,其實圓滿也等於是一半。
顏先生:請解釋一下。
活佛:因為你知道一半就好了,那一半就是圓滿啊!
顏先生:可是眾生想的圓滿,跟你說的,真的不一樣!
活佛:當然是不一樣啦。月亮其實一半的時候比較美,像太陽,它也不用太熱,太冷都不好。
顏先生:那我知道……
活佛:也是一半啊!那個叫做半半哲學。有人講是半半哲學,就是這樣。
顏先生:半半哲學。
活佛:什麼時候都一半就好,就是一半,你就是圓滿了。
顏先生:我的想法,當然師尊講的有你道理,可是從你的話裡面,讓我想的就是,一半就好,就是因為有一半,所以有再去追求的那個動力,嚮往。人生如果沒有希望呢,沒有追求的目的的話呢,就會空洞洞。
活佛:人生在追求之中,那個在密教裡面叫做:「生起次第」。到了無求的時候,就變成「圓滿次第」。
顏先生:無求還是有求?
活佛:無求的時候是這樣,無求當中有「有求」。有求當中有「無求」,這個就是「生起次第跟圓滿次第」,互相交融。所以佛法本身來講,它是講,「生起次第」也要照顧,「圓滿次第」也要照顧,也就是說,有跟空,要交融。這樣就可以了。這個才是真正的佛法。
如果佛法完全是講「圓滿次第」,沒有這回事。因為「圓滿次第」是從「生起次第」,所產生出來的。我以前也是追求佛法,追到現在的時候才知道,你根本追不得的時候,就叫做「圓滿」。
顏先生:這個會不會,有人說是自圓其說?
活佛:也應該不會,因為這本身,佛陀的教法就是這樣子。所以整部「金剛經」,這個佛陀的智慧,般若,般若波羅蜜多,這種佛陀的智慧,不是自圓其說,它本來就是圓滿。

顏先生:有很多弟子,啊!我記得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的就是,有時候我感覺,師尊就是自己在努力在修法,然後好像對你的教派,或者在佛教裡,因為佛教也是一個事業嘛,對嗎?我沒說錯吧?
活佛:佛教事業。
顏先生:可是,可是,對這個佛教事業,好像師尊比較被動,到現在為止好像是,我也曾經說過,就是有人曾經問你,未來真佛宗怎樣?你說你不會想。
活佛:對。
顏先生:未來還會不會還存在,你說你不會想。
活佛:對。
顏先生:從這個角度去看,就是師尊好像是比較被動,或者是比較太隨緣,太隨順,會嗎?
活佛:不會。
顏先生:做事業,我記得就是,業精於勤嘛?
活佛:那就是「生起次第」的境界。我也是在做啊!
雖然我好像是說,看起來很消極,好像很被動,可是我每天做,也很認真做事情。就像我寫文章一樣,我還是每天在寫。有一天不寫的話,我就覺得,哎呀,今天已經浪費了時光。這個時間啊,非常的可貴,今天還是要把它完成一篇文章。 那在修法方面來講,也是一樣,天天在做修法的事情。那麼我在等待,我也是在期望,每天晚上我是在修法。修什麼法呢?修「眠光法」,然後修「往生法」,就是每天晚上,我都準備說,今天晚上就等於……
顏先生:最後一晚。
活佛:最後一晚。
顏先生:沒有什麼捨得不捨得,如果是最後一晚?
活佛:對。最後一晚。然後每天晚上,我同樣重複的在修往生佛國,即身成佛,即身成佛的法。每天晚上在做。
顏先生:那你做這個法的時候,好像很想,很想走了,要離場了,要離開了?
活佛:也不會,因為我是很自然的人。人要走的時候,你不走,你由不得你,你要走,也不一定由得你,為什麼呢?你還是明天醒過來,還是活著。(顏先生笑)對不對?有一天,當你在上床以後,你不能夠下床的時候,你的生命就自然解決了。半夜的時候,心跳突然停止,或者是說有時候啊,現在的毛病,現代人的毛病,他的心跳會停,停幾分鐘以後,再繼續在跳。有的人是呼吸啊,耶!到了晚上某一個時辰,他不能呼吸幾分鐘,他突然間又呼吸了。
顏先生:如果這些朋友,你會給他們什麼提議呢?有什麼意見給他們呢?或者是教他們……
活佛:教他們每天晚上都準備死。(眾笑)
顏先生:耶!這個是最現實的一個建議哦!
活佛:對啊!
顏先生:說到現實,實話實在不好聽啊!
活佛:對。
顏先生:可是還沒有死之前,還是要……
活佛:還是現實。
顏先生:還是現實,還有就是,因爲剛才你說,你做好每天的事情的同時,因為我剛才問,好像在那個佛教的大事業前面,師尊的表現是比較被動,比較隨眾隨順,其實我就想說一句,好像某些人看起來不太精進,精神的精,進步的進。可是你剛才好像已經答了這個問題,我沒有問到,所以怎樣才是精進?
活佛:其實精進還是精進的,剛剛我不是講了嗎?寫文章今天如果沒有寫,就覺得今天時光白費了。如果今天我沒有修法,我覺得今天的時光也白費了。所以我是每天很精進的寫作,很精進的修法,這就是精進啊!這就是我本身的精進。 而且我在修法當中,我一定迴向給眾生。我們密教裡面常常講,右手邊是父系的親人,父親那一系的親人,左手邊是母系的親人,後面有恩人師長,前面有六道眾生,跟你的所有的債主、冤親債主。
顏先生:在前面?
活佛:在前面。在修法的時候,要這樣子觀想,就等於是你在幫助所有的眾生。
顏先生:那如果我是眾生,根本上我是眾生,我的冤親債主在我前面,我應該怎樣處理呢?
活佛:那就是要,你剛剛講的,慈悲啊!
顏先生:慈悲其實要學。
活佛:佛法有三怙主,最重要的三個怙主,一個是文殊師利菩薩,一個是觀世音菩薩,一個是金剛手菩薩,這在密教裡面稱為三怙主。
慈悲呢,就代表觀世音菩薩,智慧呢,就代表文殊師利菩薩,金剛手菩薩就是代表法力,你的力量出來,在密教裡面稱爲三怙主。
所以我們每一個行者,都必須要有慈悲,跟有智慧,又產生了法力,你這樣子才能夠去度眾生。
顏先生:明白,可是我想知道有些人,會問一個問題,就是慈悲,慈悲還要學嗎?要學慈悲,那我們怎樣去學那個慈悲呢?
活佛:學慈悲啊,一個很簡單的方法:為別人想,不為自己想,就是慈悲。那個才會發起菩提心。
你看看這世界,你看到那些被火燒死的,車禍死的人,在戰爭當中死的人,溺水的人,被火燒的人,被土石流埋的人,你看到了,你就產生慈悲心。你說如果我被火燒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我被土石流埋的時候,沒辦法呼吸,是什麼樣的?如果是我在水裡面,沒有辦法呼吸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如果我現在躺在病榻上,是癌症末期,擴散到全身,這個時候,你常常為別人想。

有的時候我看到電視,那個母親啊,去偷食物,被警察抓到,你這是竊盜的罪。但是,警察有時候也會產生慈悲心,因為我確實沒有錢,我不偷怎麼辦?然後我家裡還有子女,三四個子女在家,也沒有東西吃,她身上又沒有錢,也沒有工作能力。
顏先生:可是她做法是錯的,雖然她背景是這樣子。如果你是那個……
活佛:但是還是要。
顏先生:我知道,如果你是那個警察,你會怎麼樣做?
活佛:我會買一些東西給他們,甚至我叫社會局,來關懷這個家。
顏先生:可是還是要抓她去坐牢,是吧?
活佛:依法來講,她是竊盜罪。但是呢,如果我是警察,或者我有能力,我會怎麼做?我如果是法官,知道這個事情,那就這樣子吧!
就妳(指那個母親,老婦人)來,有空的時候,到監獄裡來,妳當清潔工,工作幾天,就把妳放了。還要關照社會局,甚至警察每天去妳家裡,我如果是警察,每天去她家裡,幫她一點忙。她確實沒有工作能力,這個老婦人沒有工作能力,還有幾個孫子在照顧。
顏先生:我剛才說就是,對於佛教這個大事業,師尊好像有些人感覺你比較被動,比較隨順,然後呢,當然背後也有你精進的一面。可是你對你的弟子,有要求嗎? 活佛:是這樣……
顏先生:你對他們有什麼要求?
活佛:我是希望我的弟子,本身是清淨的。他們要修行到,身口意清淨,身清淨、口清淨、意念清淨。這個在密教裡面就叫做「三密」。每一個真佛宗的弟子都是必須要身口意清淨,其他的我不管。就是說你們一定要修到身清淨、口清淨,你的意念清淨。
顏先生:這個就是師尊對他們弟子的一個要求。然後對於師尊來說,你的弟子在你面前,怎樣才算是有成就呢?
活佛:其實身口意就是成就,因為密教裡面有一尊叫做「密集金剛」。什麼叫「密集金剛」呢?其實是顛倒講,叫做「集密金剛」,集密金剛集合三世諸佛的身口意清淨的秘密。所以叫「集密金剛」。在密教裡面最重視的,集合三世諸佛身口意清淨的秘密,來教化眾生,這個叫做「密集金剛」的講授。
顏先生:明白。我常聽人家說,修道、修心、修行,請問師尊修道的重點是什麼?
活佛:其實還是以心識為主,心啊,心跟識為主。
顏先生:那修心……
活佛:萬法唯心啊!
顏先生:萬法唯心,那修道就是怎樣才……
活佛:還是心。
顏先生:那修心呢?
活佛:修心還是心啊。
顏先生:還是一樣答案?
活佛:對啊。
顏先生:然後修行呢?
活佛:修行還是心。
顏先生:萬法唯心?
活佛:萬法唯心。
顏先生:然後我知道,十二月份你要到馬來西亞去說法、做法會,可是對於師尊來說,這個是一個艱難的任務嗎?其實我知道你在那邊是……
活佛:它……
顏先生:好多年沒有過去嘛?為什麼呢?
活佛:唯一艱難的事情就是說,可能時間非常的緊。
顏先生:所以每個人都把你擠得緊緊的。
活佛:對,因為時間可能不夠用……
顏先生:這個鐘,這個鐘敲得很……
活佛:那你在弘法上面,時間必須要,他能讓你講三十分鐘,你就在這三十分鐘裡面,扼要的東西講出來,給大家聽,所以這時間,因為是排得很緊。你不能放……
顏先生:那有壓力嗎?
活佛:其實也沒有壓力。這個鬆有鬆的說法,緊有緊的說法,
顏先生:師尊還是會一樣說笑話嗎?
活佛:笑話,如果真的有想到笑話。我不會帶笑話去。
顏先生:因為省時間?沒時間說笑?
活佛:但是呢,還是會講一點笑話。
顏先生:跟你說話,突然記起回來一句,讓我們就是一舉補進,是嗎?然後2018年,我想師尊,再問一次,你怎樣看2018年?
活佛:應該這個禮拜天,有所謂專訪,這個禮拜天有專訪。她會問我,2018年會怎麼樣啊,世界的局勢啊,各國的經濟啊,這專訪都會談到這個2018年會發生的種種的事情。
顏先生:所以現在優先披露吧?
活佛:我告訴你,因為全知的佛,祂沒有告訴我。
顏先生:這個禮拜天會告訴你嗎?
活佛:這個禮拜天啊,就要看全知的佛會不會告訴我。(眾笑)
活佛:不是我算。
顏先生:我明白。
活佛:真的,你看我手指頭伸出來,跟你講。就請高王觀世音吧!
南無高王觀世音。(師尊現場請菩薩下降)
它就是在動。這個手動,倒不是我的手把它動的,真的不是我的手,而是「自動」動的。
祂在等,我給祂問,2018年的大小事,2018年有大事嗎?
(師尊屈指神算中)
祂說,有大事。有小事嗎?其實當然有,大小事都有。
祂就回答,2018年有大事,也有小事。請問你要問什麼事?(笑)
顏先生:什麼大事呢?
活佛:什麼大事呢?像今年一樣啊!
顏先生:或許有些人會問,他們會問未來那個2018年,做生意的,會怎樣子?競爭的狀況是怎樣子啊?或者世界的局勢是怎樣子啊?會有戰爭嗎?
活佛:世界局勢,就是大事了。個人的問題,就是小事。就是這樣子,所以我講說,修行是心識而已。什麼是識呢?識就是分別。
顏先生:明白。然後就是,在新的一年就要來了。我想師尊會跟弟子,或者是信眾,給我們什麼提議,或者是…… ?
活佛:那就是禮拜天的事了。(笑)對,禮拜天的專訪,會專訪到。
顏先生:那比如來說,從個人來說,2018年,師尊你會給我幾句話嗎?
活佛:哦,我還沒有問,我就不知道了。
顏先生:還是等禮拜天。
活佛:不用,不用等禮拜天,現在就可以問了。你要問什麼?請指示。
(等了一會兒後)你要問什麼?
顏先生:我只想一下……
活佛:你沒有事可以問。
顏先生:我有,可是,因為我⋯⋯我老實告訴你師尊,有些人知道我要和師尊見面的時候,他說你會不會跟師尊要什麼,或者是問事呢?我說,我不會,真的。
活佛:對啊!
顏先生:真的,我說不會。
活佛:剛剛我已經講對了,你沒有什麼事可以問啊!
顏先生:不不不。
活佛:那就停止吧!(眾笑)
顏先生:我的意思是說,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有話的話,師尊自然會說出來,還有就是,我剛才問的一個問題嘛,有些明明有的,就會有,沒的,求也是沒用,還是好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活佛:這個觀念跟我的觀念,是完全一樣的。
顏先生:是我只是講,剛才說的,師尊雖然你跟那個2018年的弟子,或者是信眾,有什麼話說,你剛才說,是怎麼講,等禮拜天,那我就把那個空間,把它掩飾了。所以我再問,師尊你會給我,做人方面,給我幾句話,你會不會給我幾句什麼話?
活佛:做人方面,你已經做過了。(眾笑)
顏先生:我還在做啊!
活佛:還在做?你還有小孩子?
顏先生:我還在學。哦!(眾笑)我還沒有。問題就是,我還是小孩子,我告訴你。
活佛:哦!那很好。
顏先生:我還是小孩子。
活佛:真的很好。
顏先生:你說很好,我說很可憐。
活佛:怎樣……
顏先生:因為有時候人……
活佛:我倒是喜歡小孩子,我最喜歡小孩子。我自己也喜歡做小孩子。今天晚上,我要出門的時候,有一個銀行小姐,就是做理專的,她來找我,找我們。她帶著一個小孩子。我就想,一個小女生,長得很秀氣,很漂亮。我一看到她,我就感嘆,為什麼不是那個小孩子?(眾笑)
你現在你講說你是小孩子,你真的……
顏先生:你問,你剛才說的那句,就是為什麼你不是那個小孩子,你的目的跟我的目的是不一樣的。
活佛:哦,為什麼?那你要講給我聽。
顏先生:你剛才說那個她身旁那個很秀氣的女人嗎?
活佛:那個小孩子。
顏先生:是嗎?對嗎?
活佛:對。
顏先生:秀氣的是那個小孩子,還是她身旁那一位?
活佛:那是她的媽媽。她的媽媽不秀氣。
(眾笑)小孩子很秀氣。
顏先生:(笑)啊!那我明白,我以為她媽媽很秀氣。
活佛:我認為說,那個小孩子天真無邪。
顏先生:對對對。
活佛:我們現在就是要學那個小孩子的那一種天真無邪。
顏先生:師尊……
活佛:大人哦,太複雜了……
顏先生:你說得對。可是我想說的就是,人年紀大了,你再不容許自己做小孩子了。儘管你很想當小孩子……
活佛:不,你自己講你是小孩子。
顏先生:我想。
活佛:只是你想而已呀?
顏先生:我剛才說,我還是小孩子的,小孩子的定義是不一樣的。我剛才想說,耶,人活到了這個年紀……
活佛:我才是小孩子。
顏先生:你的小孩子的定義,跟我的不一樣。我的小孩子,就是好像很多東西還沒有學成。你是小孩子,是因為你謙卑,我……
活佛:我是小孩子,我是活在無知,無覺,每天非常快樂,天真無邪的日子。我是喜歡這樣子。
顏先生:你做得到。
活佛:無知無覺。
顏先生:可是我們怎樣可以快樂?
活佛:我現在也是很快樂。
顏先生:我知道。
活佛:為什麼呢?我現在也是無知無覺。因為我學到了無知無覺,所以我是小孩子。
顏先生:我知道,可是我們在現……
活佛:我學到天真無邪啊!
顏先生:可是我……
活佛:所以我還是小孩子啊!
顏先生:我明白。可是你在雷藏寺,你在Seattle,或者有時候你在台中,可是我們在現實的生活裡面,還在幹活,還在跟人家拼,拼得你死我活。
活佛:我也是啊。
顏先生:誰跟你拼?
活佛:很多人啊,大家都跟我拼啊!(眾笑)
顏先生:他們在聽你的,都在聽你的!
活佛:不是。
顏先生:你在說話,他們……
活佛:只是我的弟子在聽我,不是我的弟子在跟我拼啊,對不對?但是我沒有跟他拼。我是無招,我沒有什麼招數。你跟我拼,我就還是這樣子。你不跟我拼,我也是這樣子。這就是小孩子啊! 顏先生:那我也想問師尊你,會跟你在生活裡面還在拼的人,你會跟他們說幾句話,你跟他們說幾句話,行嗎? 活佛:你跟他們說幾句話。(眾笑)

顏先生:耶!我哪有資格?
活佛:你也是小孩子啊!
顏先生:我這個小孩子,跟你這個小孩子,根本是不能夠比。
活佛:我不能夠跟那些,跟我拼的這些大人說幾句話。我沒有什麼話好說。
顏先生:然後你會,那我放……
活佛:因為你再講什麼,他們還是要跟你拼啊!沒有用的啊!
顏先生:可是我還記得你一句,師尊,莫睹眾生惡而生嫌棄。
活佛:沒錯。
顏先生:那你嫌棄我們?
活佛:我倒是不嫌棄。
顏先生:那你送給我們幾句話,或送給我們一句話,給我們什麼鼓勵,或者是什麼有點提點。因為有時候某些人說一句話呢,儘管是簡單一句,可是在一些準備的心裡面,聽了以後呢,在往後的日子裡面,可能會起了很大的作用。我想師尊,你會明白,明白這一點吧!

所以我們有時候,是難得有機會坐在你旁邊的話,當然我們可以聽更多關於師尊你內心的感覺,或者是對事情、人情的看法,而且還有就是,除了可以親身到法會裡面,聽你開示以外呢,還想聽,有時候我們在網路,或者是在媒體上,也希望可以聽見師尊可以給我們說幾句話,給我們在新的一年,一個鼓勵或者是一個提示。

活佛:還是佛陀講過的話吧!佛陀講過,這個苦、空、無常跟無我,大家要去體會。苦,去體會苦,去體會空,去體會無常,去體會無我。這樣子去體會的話,可以得到「妙覺」。
顏先生:明白。謝謝師尊。
活佛:這個微妙的覺悟。
顏先生:謝謝師尊,身體健康。禮拜天聽你的開示,謝謝。
活佛:哦,禮拜天你也有來啊?
顏先生:禮拜天還是禮拜六啊?
活佛:禮拜六是法會,禮拜天有這個專訪。
顏先生:我一定會留意的。
活佛:可能也是在雷藏寺。禮拜天也是在雷藏寺,公開的專訪。那個大概就是會有網路直播,另外還有,將來可能也是,放到電視上面這樣子。
顏先生:最重要,最重要還是身體健康。我喜歡你剛才形容自己好像一個鐘,人來敲的時候,一定要響。
活佛:對。
顏先生:你沒有得選擇。
活佛:你如果沒有敲,它不會響。
顏先生:可是沒人敲,就不行了。太多人敲,也不行哦?(眾笑)
活佛:也無所謂啦!
顏先生:真的無所謂?
活佛:不要敲破就好!(眾笑)
顏先生:所以最主要還是你身體健康,謝謝師尊!
活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