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蓮生法王 接受資深傳媒人 顏聯武先生 專訪 (三)

2019年04月17日

2019年4月17日,香港知名媒體人顏聯武先生,在蓮花少東上師的陪同之下,再度拜訪聖尊蓮生活佛,並且做以下的訪談:
顏先生:師尊您好。
師尊:您好。
顏先生:記得上次我跟您聊的時候,您說感覺得自己好像一個鐘一樣,人家來敲,您就要響。您這個鐘,這一點您覺得怎麼樣?您的身體又怎麼樣?您很忙吧!人家來敲您就要響......
師尊:對!一般佛教來講起來,這個就是屬於緣,雖然是很忙,但還是活得很輕鬆。
顏先生:這個很輕鬆?
師尊:對!每一個行程好像是說看起來每天都是滿檔,但是我都是很輕鬆的去應對。
顏先生:那您在過生活是吧?!每天都在過生活?!
師尊:對!我每天都是在很快樂!
顏先生:可是您還是很忙。然後,有時候好像聽見您說「退休」這兩個字,在於師尊來說,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師尊:「退休」的意思是講說......其實當和尚是沒有退休的。
顏先生:當然,所以我很想知道如果您說「退休」,那是什麼意思?否則您不會說「退休」這兩個字!
師尊:對!我的意思是說:不會再去主持這些很大的法會,就由弟子去主持!
顏先生:喔!明白!
師尊:這個就是屬於「退休」了。那如果每次法會都要我主持,那麼底下的人就永遠不能主持,他們只能主持小的法會。那麼我是主持大的法會......將來以後大的法會,也要叫弟子來做。
顏先生:明白!我記得去年,您也去過馬來西亞還有印尼主持法會,之前您好久沒有去過,是吧?!
師尊:對,差不多講起來,都是十年了。
顏先生:為什麼突然之間,您有這個概念,到馬來西亞還有印尼去主持這麼大型的法會,還有您自己的年紀跟以前不一樣,蠻費勁的、蠻費氣力是吧...... 。
師尊:雖然是行程很多,但是我還是很輕鬆!真的!也等於是到處去玩。
顏先生:嗯!有時間嗎?
師尊:有啊!因為每個風景都不一樣。在印尼、馬來西亞,有十年沒有去了,去了的話,就覺得他們有了改變。
顏先生:那麼可以告訴我們,之前沒有到馬來西亞、印尼......,差不多有十年都沒有去了。您感覺去年跟以前,有甚麼大的分別,或者您感覺有什麼不一樣嗎?
師尊:如果以印尼來講,以前的印尼......像機場,通通都不一樣了。現在的機場,改建的可以說是國際化了。
另外以雅加達來講,同樣都是塞車,世界上最大的塞車,大部分來講是在雅加達。但是還好,我的車子都有警察在開道。他們每次都把人家的車子擋下來,自己的車子先走,他們分成幾部,把所有的車子擋下來,讓我們先走,也覺得蠻輕鬆的。
顏先生:除了交通方面以外,您個人的感受又是什麼?
師尊:覺得看到弟子們那麼熱情,當然都是很好的、很歡喜。弟子們本身很歡喜、我也很歡喜。
顏先生:會不會再到馬來西亞跟印尼?會不會再去?
師尊:按照他們所講的...... 可能...... !
他們講的,不是我講的......
顏先生:他們邀請是吧!
師尊:對!他們都是由馬來西亞邀請。
顏先生:如果人家邀請,您會拒絕嗎?
師尊:是這樣子的,因為現在目前來講...... 全世界都邀請的。
顏先生:當然!
師尊:那就是幫忙安排吧!有緣的,自己覺得應該去那裡的,那我就會答應他們。 大部份一年哪......按照目前來講......是一年會走一個國家。說不定以後還會去香港。
顏先生:那如果您要到其他的國家去做法會的時候,通常來說,除了...... 因為您剛才說其他國家很多地方邀請您去,如果要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基於哪一個條件,您會先考慮?
師尊:第一個,那個國家的堂非常多,弟子非常多,這個國家會先去。弟子比較少的國家,就排得比較後面一點。
顏先生:明白。
師尊:這個是這樣子考慮的。
顏先生:明白!每天您的生活都差不多每天寫文章。
師尊:早上寫文章跟修法。下午有時候做一些運動、活動,另外修法,也一面做運動一面修法。晚上像弟子們供餐以後回去,還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每天生活的很規律。
顏先生:很忙,可是忙得很開心。
師尊:對啊!因為我講過--過一天,就是要快樂一天!過一天,就是要感恩一天!過一天,就是要修行一天!
顏先生:啊!有時候說來容易,做起來是另外一件事情......
師尊:我已經做習慣了。
顏先生:因為您是師尊啊!
(師尊笑了一下)
顏先生:然後我剛才問您一個問題--您每天都要寫文章......最近您寫了兩本新的書,一本是【我所知道的佛陀】,這個名字是您自己取的?還是出版社幫您改的? 師尊:都是我自己取的。
顏先生:這個名字的由來,可以解說一下嗎?讓我們了解?
師尊:因為以我自己本身來講,我可以在人間五百年轉世一次。最早的那一世,如果以佛陀來計算的話我應該是舍利佛,舍利佛以後,就會有蓮華生大士。 在蓮華生大士的那個時代,我不是蓮師,而是赤松德真王,也就是藏王。由赤松德真王那一代,蓮華生大士把他的伏藏,放在我的腦海裡面,所以我能夠記得住蓮華生大士的所有伏藏。所以我才學密法。
再來蓮華生大士以後,就是龍樹菩薩。龍樹菩薩以後就是阿底峽尊者。阿底峽尊者以後就是宗喀巴尊者。但是在這當中還有一個,就是那洛巴。但是這些在密教裡面不算是重複,因為在密教來講,有時候一個人也可以分成兩個身。像十七世大寶法王他就分成兩個身,有兩個十七世大寶法王,投胎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密教來講是可以的。
但是以五個來計算:五百年、五百年、五百年、五百年......五五二十五,剛好是兩千五百年,而現在兩千五百年,再來就是我。
顏先生:如您說兩千五百年正好是今天吧!
師尊:對!
顏先生:在佛教裡面說--兩千五百年以後就是末法時代了,有沒有這種說法?
師尊:其實,這個說法是這個樣子的,當初佛陀是這樣子講的--【正法】住世是一千年,以後是【像法】最後才是【末法】。
按照佛陀所講的一千年,有幾種說法:第一種說法是--回教入侵到了印度的時候,差不多佛陀的正法只有五百年,少了一半,為什麼少了一半?
第一個回教徒入侵的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佛陀聽了阿難尊者所講的話,就讓女生也進到了僧團,於是就有了比丘尼的制度。因為比丘尼進來的話,也會影響到正法久住,也會折掉一半,是這樣子的。
顏先生:嗯!明白。然後就是【我所知道的佛陀】這本是比較宗教的書,因為在您的作品,有一些書比較感性、比較生活是吧!而這本比較宗教味重......
師尊:對的,這一本會比較宗教的。
而【七海一燈】呢,是比較思想化的。
顏先生:對!【七海】是什麼意思?關於這個題目我也沒做功課,是剛剛他們才給我這兩本書的。
師尊:對...... 沒關係。因為【七海】的意思,按照那時候,是在印度或者佛陀時候的整個宇宙觀。
宇宙觀是這個樣子的--中央是須彌山,世界上目前沒有一個像須彌山的,它的上面是寬廣的,然後底下是小的,再來又是寬廣的,這是須彌山的形狀。
按照釋迦牟尼佛陀時代,那時候的世界觀,分成四大洲,就是--南瞻部洲、東勝神州、西牛賀洲、北俱盧洲,在宇宙來講分成這四大洲。
四大洲再過來有八小洲,那時候的宇宙觀是這個樣子:中央須彌山,旁邊有四大部洲,再來有八小洲,這樣子整個宇宙觀。
那麼我們整個地球是在南瞻部洲。
所以您看的西遊記就知道,裡面寫孫悟空是來自東勝神州花果山水濂洞。
那我們人類大部分都是在南瞻部洲。
在這些洲跟洲之間,當中又分成七個香水海,所以我就寫【七海】。
顏先生:那麼【一燈】呢?
師尊:【一燈】,我就是燈!
顏先生:嗯!明白。
師尊:我的思想在這「七海」裡面。
顏先生:您剛才講說悟空是在西遊記裡面的一個人物嘛!悟空是體悟「空」這個字彙?還是孫悟空嗎?
師尊(笑著):悟空是一個法號。那時候西遊記三藏法師給孫悟空取一個法號。三個徒弟一個叫悟空、一個叫悟能、一個叫悟淨。
顏先生:您知道為什麼我這樣問嗎?因為您有一篇文章叫做「誰最快樂?」裡面曾經提過:誰最快樂、就是您!
您會站起來說就是您!
問最瘋狂的是誰?您說也是您。然後我記得這兩句的時候,我再看「悟空」這兩個字,也是蠻相稱的。
師尊:對!其實我也是孫悟空啊!
顏先生:我知道。O.K.那我就慢慢看。然後我剛才說:從師尊的書裡面,我們可以體悟人生,可是我們今天的生活物質比較豐富,對嗎?
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現代人的幸福感,從來沒有因為我們的物質比較豐富來提高,相反的來說,比以前還更低。您贊同嗎?
師尊:贊成。
顏先生:您怎麼樣看啊?
師尊:因為人如果迷上物質了以後,他的心靈上,就會相等的減少。所以來講起來就是這個樣子。
現代的科技那麼發達,對不對?
這個很多種種的現象,但是也迷惑了很多人,很多人並不是說......進入了這個迷裡面,而不能自拔。
您看這個手機,我到今天為止,都沒有手機,我不看手機,我只看別人的手機。
顏先生:當然!
師尊:因為我如果要資料,我就跟別人講那個......例如:現在目前印尼總統大選,現在情況怎麼樣?他們只是拿手機給我看,而我自己沒有手機,我也不查。
我的生活簡單,不迷於手機,既然不迷於手機的話,我就可以跳脫這個手機的煩惱。
顏先生:我明白。可是我要補充一下--您是師尊,您問了就有人答您,我問了就沒有人答我。不一樣嘛?O.K.(眾笑)
還有我想請問師尊您的看法:為什麼現代人的幸福感比以前還要低?
師尊:實在是迷於物質心靈上空虛。您說有手機的話......我講一個手機的案例:很多小孩子迷了手機,到最後飯也不吃、覺也不睡,每天關在自己的房間裡面,都變成自閉症。
到最後都出毛病,毛病在哪裡?就是一個「迷」字。
他迷上了手機裡面的Game,所以,美國有一次是這樣子的,很多的家長,一起來告日本的任天堂,為什麼要告他?
因為你製造了那個Game出來,讓很多小孩子躲在家裡,甚至在棉被底下,背著父母全部都是在看那個Game,玩到書也不讀、學校也不去、朋友也不交、就是迷那個Game,一進去就是那個很深的懸崖,跳不出來!
現在人很痛苦的原因,也是跟這個一樣。你已經跳到這個裡面,你出不來! 顏先生:嗯!嗯!那師尊我們應該怎麼辦?如何跳出來呢?
師尊:我們不用跳就出來了!
顏先生:關掉手機就好了!
師尊:我根本就沒有手機啊!怎麼會迷手機啊?對不對?!
顏先生:可是您跟我們說......您剛才告訴我們,很多人就是墮進一個「迷」字對不對?
師尊:我告訴你啊!老子講了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很愚蠢,就可以過平安的日子!
顏先生:嗯!蠻有意思!讓所有人......
師尊:都很愚蠢,只懂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顏先生:那你就不應該寫書了...... ?
師尊:我告訴您我寫書喔......
顏先生:您寫書不是讓人家變得聰明,而是讓人家變的愚蠢!?
師尊:告訴您,我寫的書是教人家變得愚蠢!
顏先生:好!我們來聽,請您說,怎樣變的愚蠢?...... (師尊笑了)
師尊:因為我寫的書很簡單啊!我有程序的,我是引導你跳出這些世俗,走入勝義!
什麼叫做勝義?佛教裡面講勝義!所謂勝義諦與世俗諦兩者是不同的。
世俗諦又叫作「生起次第」,而勝義諦就完全是屬於佛法的。
我就是叫人家離開世俗諦,進入勝義諦,也就是進入心靈上的快樂,永遠得到快樂。
所以我寫的書是幫助人,倒不是教人家聰明,而是教人家愚笨。很單純...... 我們過單純的生活就可以了。
顏先生:嗯!嗯!您講的「愚笨」跟本來的意思是不一樣的,我知道了。
然後我剛才說--現代人的幸福感比以前更低,可是好像社會比以前更進步,應該我們幸福感會提高的,剛才您說的可能是科技的問題,或者是我們都迷在裡面,那...... 這個也是潮流啊!
師尊:是啊,世界上就是這個樣子。現在我雖然不懂電腦,但是我還知道一個名詞叫做「雲端」。
顏先生:O.K.Good!(師尊與大眾笑)
師尊:現在都把什麼東西都儲存在雲端裡面!
我在想,我們人短短百年,你存在雲端幹什麼?
顏先生:我們的生活就是追求在雲端的感覺嘛!
剛剛吃飯的時候,有聽到你講這兩句,讓我有重新概念跟感覺。你剛才就講:「錢在銀行,人在天堂」
我說......耶!今天我聽你講這兩句話就蠻有意思!現代人就是只要是錢在銀行的話呢,人真的在天堂......把物質放在一個第一位......
師尊:我告訴你如果「錢在銀行,人就在天堂」的話,那個......其實講起來,我跟你的想法,剛好不一樣!
顏先生:當然!那您的想法是怎麼樣?
師尊:其實「錢在銀行」本身是沒有作用的,沒有用的,那只是心靈上,你感覺在天堂。但是我現在所講的,剛好跟你不一樣......
顏先生:當然......
師尊:這是屬於靈魂在天堂,那物質是在銀行......
顏先生:嗯!對對......
師尊:那我是這樣子認為--人如果真正的靈魂,能夠在天堂的話,那麼這些錢在銀行就無用了、妻子也是無用的、兄弟姊妹也是無用的、包括子女也是沒有用的。人到了天堂之後,一切物質通通都是沒有用的!
顏先生:嗯!您說的對。
師尊:所以今天立法委員許智傑跟我講最大的悲哀是「人在天堂、錢在銀行」、「妻子是在別的男人的胸膛」、「子女正在爭你的財產」,那是最大的悲哀。我回答許智傑講--「那是最大的快樂!」
顏先生:嗯!
師尊:因為人已經到了天堂了,那些都不用管!
顏先生:我是說......
師尊:我的想法是這個樣子--「錢在銀行」,自然有人會去領、會去用,只要錢有用就可以了,不用去管。
另外,「妻子在別人的胸膛」,那時如果你在天堂,就祝福她吧!
祝福你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胸膛,那應該要給祝福!
「子女爭財產」這就是現在世界上富豪的現象,富豪走了,子女都在爭財產,那是他們本身的無知,但是也不干在天堂那個人的事情、也不關係的、不用去關心。 顏先生:我剛才聽到您在回應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想到上次跟您聊的時候,您說--什麼是真正屬於你的?
師尊:對!
顏先生:就是這個道理!
師尊:佛陀心經裡面講最重要的一句話--「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你得到的是什麼心?
那時候有智慧的人就會講:「無所得心」!
你得到真正的心,就是無所得心!因為剛剛已經講了,你不會得到一毛錢,再來,你不可能永遠得到你的妻子,再來,你也不可能最終還永遠擁有你的子女,什麼都是得不到的!
既然物質是什麼都得不到的,剩下呢......佛陀要你悟《無所得》三個字。 你既然什麼都得不到,這就是要你開悟,才能夠懂得無所得。
你既然懂得無所得,那還有什麼煩惱?就不用煩惱什麼?你就可以得到永遠的快樂!
顏先生:這句話以前我都......
師尊:你都知道了?!
顏先生:不......不!我大概都知道了,可是,我從來有一種感覺,如果永遠都快樂的話,那不是快樂啊!
我們的幸福是來自我們的不幸啊!
師尊:所以我才講嘛!五百年就轉世一次,對不對?讓自己也樂一樂!
顏先生:讓自己樂一樂?
耶!這也是我的問題!我們怎麼樣可以......
師尊:才會有起伏啊!才會有起起伏伏,這樣子才會快樂!
顏先生:對啊!對啊......怎麼樣才可以讓自己樂一樂?給我們一些竅門?
師尊:我自己快樂的事情,不要講給別人聽!(眾大笑)
顏先生:有時候......我想......普通人有一個問題,我常想一個問題把別人認為的快樂,就是自己的快樂。好像我們追求名牌一樣嘛!其實,每一個人的快樂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每個人都追求快樂,但是到頭來都是空虛的。
師尊:沒錯!你要認清楚......我們是這樣子認清楚,有錢當然快樂,有美麗的妻子,也是很快樂的一件事情。有好的子女,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你在這人世間事業能夠成功,名位有了,錢也有了,地位也有了。
另外,你要什麼有什麼,也有很多美女追求你,什麼都有了。
但是呢......我們又把它看成空,偶爾,你有一點錢快樂一下,但是你終究把它看成空。
有美女在你身邊,也會快樂,對不對?
但是終究你也把它看成空。
然後有地位......像師尊是真佛宗的創辦人,......
顏先生:對!
師尊:而且我是DhamaKing,我是法王這個地位很高了,你說很多政治人物,我都給他摩頂,我都比政治人物還要高,這個地位不得了,對不對?!
但是,爽一下就好!有時候也是「空」,想想也是「空」,沒什麼!
你當法王,所有的弟子全部跪下來,跟隨你這個法王,你當然心裡很舒坦,對不對?
顏先生:對對對......!
師尊:心裏很舒坦,但是我都把眾生看成平等,跟我一樣!那我只是教他們佛法,將來能夠證悟無所得。
顏先生:這次跟師尊談話,會引發了我很多問題......
師尊:那我就麻煩了。
顏先生:對,麻煩。因為我也是蠻麻煩的。剛才您講「空」這個道理,有的人他要學「空」,可是我們沒有的人,怎樣「空」?
通常很多人擁有很多東西,到頭來都是「空」,可是對很多人來說,他可能什麼都沒有......
師尊:對!
顏先生:「空」的意思、意義,對他們來說,好像是......
師尊:所以,龍樹菩薩他就講到「中觀」,其本身的意思--不偏有、也不偏空! 他是走在「中道」上面!
像我們人其實都是「中觀」。
你看一般來講--人身上的血壓,高的不可以超過120,低的不可以低於80,太低了。而中間的這一段就是中觀!
血壓太高也不行,太低了也不行。
那麼血糖也是一樣--血糖太高不行,太低也不行!
心跳也是一樣,在某一個範圍之內,你心跳是正常的,如果心跳太快不行、太慢也不行!
任何一個狀況都是在「中道」上面,今天完全講「空」,那是聖人;完全講「有」,屬於俗諦,那是世俗上的真理。
勝義上的才講「空」,在世俗上的是講「有」。把兩個都調和就是「中道」。
顏先生:「中道、中觀」!
師尊:所以,我有時候跑「有」,有時候跑「空」!然後兩邊再調和!
顏先生:對對對......!
師尊:你剛剛問的問題是--這個人本來就沒有,那如何講「空」呢?
顏先生:對對對......!
師尊:那他既然沒有,就是「空」啦!
顏先生:不不......就是因為我沒有,所以我追求嘛!在佛法裡面,就是......有時候我們應該放輕鬆,不要去強求怎樣怎樣......!譬如說,雖然有些人去學習「空」的道理......,通常來說不是我們這類型的人,我們還在努力,我們還在賺錢,我們還在想擁有更多東西。
譬如來說,我的身邊有些朋友,他們擁有很多東西了,可是他們還是感覺得不快樂,然後,他們在學佛,或者是從心靈世界裡面去考究或者學習,然後他開始學習「捨得」、「空」這個道理。因為他們有「我」嘛!可是我沒有過,有些人沒有過嘛!那「空」什麼呢?
師尊:對!有些人根本什麼都沒有!像香港......我知道,有些人連房子都沒有。
顏先生:對!很多!
師尊:都是去租好像只有1張床而已,這個也是蠻可憐的啊!這個是他們物質上本身沒有辦法......
然後生活也很窮困!
不過在佛教裡面講起來,這個也都是因果!
你為什麼會窮呢?
按照佛陀的指示是說--你過去世曾經偷盜,跟人家偷東西、搶人家的東西,你這世才會變成窮。
有些人是這樣子--他很有錢,但是他得到癌症,這是什麼原因呢?
按照菩薩跟我指示--是因為他有殺生的業,緣份到了,他才會得到cancer。
顏先生:我剛才聽到師尊提到--譬如有人貧窮......
師尊:對!
顏先生:您剛才說了可能他的前世......
師尊:對!因為這是他偷盜的原因...... 這當中都有因果存在。
所謂富、貴、窮、夭,大部分都在因果裡面。在佛教裡面講--因果裡面!
顏先生:那怎麼辦呢?譬如我今天感覺我很窮,然後我再聽師尊說法,說是前世的問題,那完了我就沒有希望了嗎?
師尊:不是!窮也能夠供養佛菩薩!
顏先生:嗯!
師尊:你雖然沒有,你盡......
我寫的【我所知道的佛陀】,裡面有提到幾個問題就是在這裡講,很窮的人像《貧者一燈》,裡面的意思是說--有一個很窮的人,知道有佛來了,他沒有像很有錢的人,拿錢來供養給佛陀,他就用盡所有全部的財產,在牆角或者在哪個地方,撿到一個銅板,去買來一盞燈,這是他的所有,來供養佛。
那風吹過的時候啊,所有的燈全部都熄了,只有這個最貧窮的人供養的那一盞燈,還是亮著,佛陀就講--他是盡所有的來供養給佛,所以他的燈才是亮的。
後來他再轉世,就變成很富有的。
顏先生:明白!那師尊......「窮」這個字,對於您來說,它的定義是什麼?
師尊:其實「窮」是沒有定義的,完全在於您自己本身,窮也能夠窮的快樂!
像以前我們小時候很窮,在家沒有鞋子穿啊,我母親用一個木頭,去買一個輪胎,把輪胎剪成這個樣子,然後把它釘在木頭上,就讓我們這樣子穿!
為什麼要買輪胎,來做成那個拖鞋的帶子?
我母親是這樣子講--那還可以穿得久!比較不會壞啊!一般的塑膠的會壞啊!所以我母親去買那個輪胎,剪下來,用釘子釘,我們小時候很窮,但是我們也是窮得得很開心啊!
小時候沒東西吃啊!我去學校的時候,就吃兩條蕃薯,只帶兩條蕃薯!不然,最好的就是兩個沒有肉的菜粽、素的粽子,弄一點花生粉下去,再加一點醬油,就是我自己本身的午餐。
不然就是兩條蕃薯,不然就是兩個素的粽子。這樣子去學校,我們也吃得很開心啊!
大概是早上四個小時、四節課嘛!
我們到第二節課的時候,就已經把便當吃完了!而且是偷吃的,老師在上面講課,我們在底下這樣偷吃番薯、偷吃...... 也很快樂!
顏先生:真奇怪啊!奇怪是--人在缺少的時候就快樂!
師尊:其實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或者很小的那一種,也會產生一種快樂!
顏先生:對!關於快樂...... 談情說愛是快樂,我想聽一聽師尊...... 您的「愛情觀」是怎麼樣?
師尊:唉呀!我的「愛情觀」都是很短暫的!你知道嗎?因為時間久了都會膩啊
顏先生:你說給誰聽啊?
師尊:我是說給所有的女生聽啊!(眾笑)人都是喜新厭舊的!
顏先生:對啊!
師尊:問題是說再漂亮的女生、再漂亮的美女,當初的時候接吻是很有味道的,......
顏先生:對啊!對啊!!
師尊:你知道當初接吻都是很有味道的!可是跟她接吻接個半年以上,你會覺得沒有味道了!
顏先生:嗯!她忘了刷牙!
師尊:也不是啊!(眾笑)也不是口臭的問題...... (眾笑)就是她同樣那股味道......
顏先生:對對對...... 。
師尊:同樣的人,你相處久了,你自然膩了!
顏先生:那怎麼辦呢?
師尊:所以你看那些大明星、女明星都是很美的啊!但是他結婚不久就會產生裂痕!就會好像跟著別人,或者連長的比他醜的他都喜歡!
為什麼?喜新厭舊嘛!
顏先生:那怎麼辦?所以我很想聽您的「愛情觀」,也是蠻有趣、其實蠻實在的、短暫!可是在宗教裡面......
師尊:我告訴你,......
顏先生:好好好!
師尊:跟自己的妻子要找出共同的樂趣,你有了共同的樂趣,就能夠久遠!
顏先生:嗯!
師尊:要有連接點,......就是你跟你自己的妻子要有連接點,就是我們共同擁有那個連接點。
顏先生:可是,很多談情說愛或者夫妻,結了婚以後就失聯了!
師尊:他們是找不到連接點!
顏先生:可是...... 懶還是什麼...... ?
可是您剛才說的蠻實在的,問「愛情觀」您怎樣看?
師尊:很短暫!那個不叫愛情......其實,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一個責任!
顏先生:我想要問的就是每個人都在追求那個天長地久......
師尊:對!當初的時候,都是這樣子講!海枯石爛!
顏先生:是真心真意的嗎?
師尊:是真心!
顏先生:耶!沒有錯!可是你說你的「愛情觀」是短暫的嗎?
師尊:當然會短暫!因為講那個什麼海枯石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眾笑)
你不要相信海枯石爛,我告訴你,也不要相信天長地久!
顏先生:嗯!相信什麼?
師尊:你要相信這一切都是泡沫化。
顏先生:嗯!
師尊:都是泡沫,總有一天會破滅的。
顏先生:嗯!
師尊:所以你(愛情)要長久,是要找出男的跟女的,或者女的跟男的,那個連接點,有連接在一起!
為了那個連接點,你可以長久。否則都膩了。
顏先生:你說得對,可是儘管他們找到那個連接點,可是貪新棄舊是人的特性。
師尊:他會出去走一走,還會回家!
顏先生:所以不要介意!(眾笑)
師尊:出去啦,還會回來!
顏先生:這個是蠻......
師尊:這是連接點!
顏先生:啊!?這個是連接點!
師尊:這是連接點!出去了,......
顏先生:記得回家!
師尊:對!他記得回家,還是會回來!
顏先生:那就不要管他,他出去走走!出去走走,就不要管他做什麼......
師尊:對!你管他,就產生煩惱!他也煩惱、你也煩惱!那何必呢?反正他會回來,就不用理!
顏先生:耶!如果他往外跑了一圈,可是做了糊裡糊塗的事情,家裡的人感覺就是矛盾,一方面不想他回來,一方面又想他回來!
回來又跟他吵,很多這樣的事情,那應該怎麼做?
師尊:那不對了...... 那就不對了!
顏先生:那應該怎麼做?
師尊:應該要放下!佛教講放下,也就是人本身的習性,你必須要放下! 但是他還是會回家啊!
顏先生:回家是回家,可是剛才跟您說--他可能往外跑一圈......
師尊:然後做了糊裡糊塗的事情,再回來!
顏先生:可是...... 可是......
師尊:你不要看嘛!
顏先生:那你就是鼓勵他啦!
師尊:耶!也不是!(眾笑)我告訴你,反正你不理這件事情,當成沒有事!
顏先生:可是他會越來越......
師尊:我告訴你喔!
海濤法師已經講過...... 他怎麼講呢?
他說--有一個女的她信佛,很虔誠,她回到家裡打開房門,看到他的先生跟一個女的正在床上。
這個女的怎麼講呢?
海濤法師是這樣子講......“唉呀!我今天眼睛有業障,竟然看到不應該看的,那我應該要懺悔,要到佛堂去修懺悔法,然後去打坐!”
顏先生:他是法師啊!
顏先生:誰啊!
師尊:一個在家居士。
顏先生:在家居士!
師尊:對!海濤法師這樣子講,你必須要這樣子想:我今天所看到的,是我的業障!
顏先生:那個境界很高啊!這要訓練......
師尊:那也是我的境界,也是師母的境界!
顏先生:那你們常常看見對方,還是看不見對方?
師尊:耶!盡量不要讓對方看到!(眾笑)
顏先生:好的。您的「愛情觀」還是蠻有趣喔!
師尊:我跟師母之間啊…對不對......,我們兩個都很好、很融洽。到現在為止,她已經七十歲了,她講說她愛師尊。我每天也要跟她講一句:「我是最愛你的!」所謂最愛,當然也有第二愛、還有第三愛、第四愛、第五愛都有。但是我總是認為最愛的是師母。她讓我沒有後顧之憂,我可以很任意、我也可以放下!
顏先生:那師尊請問您一個問題--怎樣才算是一段成功的愛情?
師尊:所謂成功的愛情,像師母跟我就是很成功的啦!(眾笑)再沒有比這個更成功的啦!
顏先生:那您標準定得太高!可不可以踏實一點告訴我們?您的標準太高......
師尊:也不會太高吧!
顏先生:很高!您說您跟師母是成功的戀愛標準的話,師尊只是一個,師母也只是一個,怎麼可以比呢?尋常的標準來看,對於師尊...... 怎麼樣才是一個標準的愛情?
師尊:耶!你看我現在已經是七十五歲了,我每次星期六去到雷藏寺,很多女生都講我愛你!(眾笑)而且很秘密的把情書拿給我,我現在的情書是一籮筐耶! 已經七十五歲了,我的情書還是一籮筐耶!
顏先生:師尊您說您今年七十五歲,您站的住,您馬步穩!如果三十五歲怎麼辦?二十五歲怎麼辦?四十五歲怎麼辦?
師尊:問題是...... 我是...... 三十歲結婚的對不對?(師母說:對!)但是我們(指師尊師母)還是感情很好,因為我們有連接點,對不對?
我欣賞她(師母)本身的手藝,這就是連接點!
顏先生:可是,從你這樣講,就是她是「忍受」你的啊!哪個人在愛情裡面......
師尊:也不要講「忍受」這兩個字,反正不要讓她看到就好了…… (眾笑)
顏先生:O.K.那我就聽得懂了。怎樣才算是一段成功的愛情,就是不要讓她執著、看得到...... 就好了!(眾笑)
師尊:因為就算看到了,也是眼睛的業障!
顏先生:我知道、我知道...... (眾笑)
師尊:我告訴你喔,密教有一個規矩--你如果看到根本上師在跟一個女的,兩個人在床上,你看到了,你當弟子的要怎麼想呢?
哎呀!這個師父跟別的女的在一起,這是犯戒的,這是不行的。這個你就錯誤了!
你的想法應該這樣子想:師尊跟那個女的在一起,是在傳播佛的種子!
就算生出小孩,也是佛種,他在製造佛的種子!要這樣子想。
密教裡面的規矩是這樣子--如果看到根本上師跟一個女子在床上的時候,這兩個人都脫光了,被你看到了。你要這樣子想--師尊正在傳播佛的種子,雖然我已經沒有種子了?...... 我不是沒有種子!我是修證了「無漏」,我在40幾歲就修證了「無漏」!我是點滴都不漏的!
顏先生:嗯!明白!......
師尊:所以我現在還在練這個「童子功」!
顏先生:嗯!明白!......
師母:這個太高境界了!一般人聽不懂......
顏先生:可是,我剛才聽師尊......很多人聽不懂!
師母:這一段要相當基礎的人才有資格。這一段師尊以前都不講!
師尊:但是告訴你,事實上,密教根本上師的戒律,你必須要這樣子想。它的規矩就是要這樣子。
顏先生:您說得對!剛才師母說這個比較複雜
師尊:另外講的一點,好啦...... 我是在跟「空行母」遊戲!
顏先生:蛤...... 「空行母」?!
師尊:「空行母」是密教本身的一個名稱,這虛空中有「空行母」,在飛行女性的神......
顏先生:可是師尊...... 您在講這個內容的時候,我沒有說對與錯,因為這個在密教裡面,您說的......
師尊:在這世界上沒有屬於對與錯。
顏先生:可是從中國道德標準去量的時候,那就很大的衝突與矛盾了!
您怎樣去看這一部分?
師尊:所以,蓮華生大士最有名的有五個佛母,比較沒有出名的有二十個佛母,還沒有出現的...... 另外,偶爾跟祂在一起的,一共有幾百個。
蓮華生大士他就有這個,這是密教本身所講的!
因為這個是修行,為什麼是修行呢?那個女生可以幫助男生,男生也可以幫助女生,這是世界上的人所沒有想到的!
因為在這世界上,每個男生都會做同樣那件事情,每一個女生也都會做同樣那件事情,這是他們都喜好的!
但是,他們不能把這個轉化成為佛法!
你如果能夠把這件事情轉化成為佛法,它就是佛法!
顏先生:可是有時候我們在新聞裡面,有些類型......好像外在的跟您說的差不多,但是最後鬧得上法庭!
師尊:我告訴你,那是世俗人!那不是真正修行人!
顏先生:O.K.明白!
師尊:真正的修行人,他本身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有觀想、有持咒、有入三昧地,到時候,兩個人全部放光,可以證明到這樣子。
顏先生:嗯!很高深!明白!
師尊:這裡面當然是蓮華生大士所教的法,是非常高深、而且非常危險!
顏先生:嗯!
師尊:你境界不到去做這種事情,你就是犯戒,下金剛地獄!
顏先生:嗯!
師尊:你境界到了去做這個事情,兩個人都得到光明,兩個人都成就了,可以成佛!
顏先生:嗯!您這部分是蠻精彩的!精彩在......這佛經上有沒有記載的?
師尊:我告訴你,在密教裡面就有了!
顏先生:O.K.
師尊:蓮華生大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顏先生:嗯!
師尊:對!另外還有很多上師,也有這樣子的例子!
顏先生:嗯!
師尊:像達摩祖師在西藏,就是當巴雙杰,祂本身的女伴,做這種事情的同伴,就是瑪幾拉尊者。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結果兩個人都可以成就。這是密教裡面,在世俗上、在世界上,你跟人家講這個,人家都認為是邪淫。
顏先生:對!對!
師尊:...... 認為這是壞事、這是不好的、這是違背道德的、這是怎麼樣怎麼樣子的...... !
總之,其實世界上偷偷做違背道德的事情,比比皆是。
但是你如果是真正學佛的人,把它轉成佛法,有觀想、有持咒、有入三昧地,那是自己的身體放光,而且兩個人都能夠「堪能」,什麼叫做「堪能」?他們的資格都夠,是很好的。
顏先生:嗯!嗯!這個方式......
師尊:這個問題非常多,講一晚...... ,我跟你講十天也講不完...... !
顏先生:對對對!尤其我這麼多問題啊!我知道了。
然後我想請問師尊,剛才請問師尊成功戀愛的標準是怎麼樣?剛才請問一段成功的婚姻?標準您怎樣看?怎樣才算是一段成功的婚姻?
師尊:從兩個人結婚開始,兩個人當然是有愛才結婚,然後到他們老的時候,這兩個人還是有愛,這個就是成功的婚姻!像我父親跟母親來講,他們就不算是成功的婚姻?
顏先生:為什麼?
師尊:因為我父親最後講了一句話:「我就是將來死了,也不跟自己的妻子葬在一起,一定要分開!」
顏先生:曾經愛過得這麼一個人,為什麼會變成這麼恨一個人啊?
師尊:這當中有很多的曲折!
顏先生:對啊!
師尊:對!像我爸爸媽媽他們也生了六個小孩,這是多麼親密的事情,最後我的父親竟然講了一句話說:「我死也不跟她葬在一起!」
顏先生:嗯!嗯!
師尊:這個就是失敗的婚姻!對不對?
顏先生:嗯!對!
您說上一代的事情,我現在跟您談這一代的事情。
有人說這一代的年輕人或者這一代人,他們不懂得去感恩、惜福,做父母的該怎麼辦呢?
師尊:不關父母的事!
顏先生:他們教出來的!
師尊:我告訴你,他們教的不對!
按照佛陀教我的,自從有了小孩子、有了胎,就有胎教!那時候作父親的,要特別照顧自己本身的妻子,給妻子愛、也愛肚子裡面的小孩,愛是非常重要的。 到了他出生這段時間,也要給這一個小孩子愛!
顏先生:嗯!嗯!
師尊:到了他從幾歲到十六歲......從一歲到六歲,男的(小孩)要把他當成王子,女的就當成公主。到了十六歲這個反叛期的時候,照樣仍然要愛他,把他當成君王,這樣子去愛他們。
當父母的能夠愛這個小孩,小孩子的心中也會產生一種愛,然後會成就這個孩子將來做一個正正當當的人,這是愛啊!
但是不能...... 一般提到...... 成為溺愛!你是在溺愛小孩嗎?不是!
顏先生:這個愛的定義,好像聽起來每個人都是在這樣子做!可是這一段好像不一樣,把自己的子女當作是公主、王子......
師尊:是沒有錯!很多人都是這樣子做,但是不能溺愛!
他(小孩)能夠接受...... 很小的時候,他能夠在胎裡面,他也能夠感受到人間的這些愛,然後等到他長大,也是一樣感受到,將來他也會把這一份愛,同樣去愛別人。
顏先生:您說的是(父母)由愛去感動他(小孩),然後他再用愛去感動別人......
師尊:對!有一種是溺愛,溺愛就是不對的!很多也是不行的!
顏先生:還是我們談另外一個層面。
您剛才講的那一個層面是存在的,但是有很多人不懂得感恩、惜福,那應該怎麼辦呢?
師尊:您說小孩子嗎?
顏先生:嗯!這一代人啊!
師尊:這一代人不懂得...... ,就要用佛法的教育去教育他。
佛法講的是什麼東西啊?
就是慈悲...... 佛法講的一個是慈悲、一個是智慧!
那麼於慈悲眾生這個長大的過程,就是因為接受了愛,以後心中也有了愛,然後把心裡的愛,再拿出來,同樣的對待每一個人,這個是佛教本身所講的!
顏先生:可是,從你自己的感覺去看,你是否有同感,好像這一代的人不懂得感恩、不懂得惜福?
師尊:對!這就是教育上,出了問題!愛出了問題、智慧出了問題!這個就是毛病!
顏先生:所以回應這個問題,您就是說「宗教」!
師尊:對!所以要慈悲,就是這樣子!
顏先生:師尊,請問怎麼樣的人生才算是快樂?
師尊:怎麼樣的人生才算是快樂?有愛的人生就會快樂!
顏先生:嗯!
師尊:而且,佛陀跟耶穌是一樣的,要愛你的敵人,這是很高的境界!
哪一個人說--這一個人一直在破壞你,你還愛他?沒有!不可能的事吧!耶穌就是可能!
顏先生:因為他是耶穌!
師尊:對!因為他是聖人!
祂在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祂也跟上帝祈禱--希望上帝赦免這些害他的人,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
這就是耶穌本身的愛!
佛陀也是的,其實我發的願也是的,我發的願是不捨一個眾生,但是眾生當中也有很多害你的,但是你不能恨他啊!
因為你是慈悲、你是有智慧的!
顏先生:為什麼不能恨他?
師尊:你要更愛這個人!
顏先生:我知道......可是我為什麼不能恨他?他傷害我嘛!為什麼不能恨他?
師尊:這就是佛本身的教化!
佛教化我們說......耶穌講要愛你的敵人!
佛陀也是這樣子--要愛你的敵人!為什麼要愛呢?
因為愛畢竟是快樂的泉源!
你如果說好我為什麼不恨你?你要害我、我要恨你!
那你就有負擔,你不會快樂的!你要追求快樂,必須要愛所有的眾生,你才會快樂!
你連你的敵人也愛,才會快樂!你如果恨你的敵人,你這個恨的擔子,放在你自己的身上,你壓著自己都喘不過氣來,你自己得了病,不知道如何解脫?
佛已經教我們了,只有愛才能夠快樂跟解脫,其他的恨是不行的!
恨......!不是你恨他,是你承擔這個恨!
你會讓自己難過不舒服、有病!很多毛病都會在你的身上出現!
所以你必須愛你的敵人!
顏先生:嗯嗯!
師尊:你就沒有負擔了!你就會快樂了!
顏先生:明白!嗯!有人說生活很累......
師尊:是啊!很多事情啊!
要繳這個稅、要繳那個稅!
要繳水費、電費、瓦斯費、房屋稅、房子稅、空屋稅......你房子不住也是要繳空屋稅!
地不用,也是要繳什麼空地稅...... 什麼稅、什麼稅...... !
顏先生:我們這麼累!
師尊:那是政府規定的!
顏先生:那怎麼辦呢?
師尊: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啊!
還是一樣啊!還是要應對啊!
顏先生:如果有人問師尊一個問題,人--為什麼要活得這麼累?您怎麼樣回應? 師尊:我說--那是你自己把累放在你身上!不用那麼累啊!
顏先生:然後...... 在宗教裡面,你一定有一段長的時間,見的弟子,信眾也很多。
即使走了,一如走來了,您面對問題,其實......大大小小、來來回回的,好像人生都是差不多是吧!?差不多的問題...... ?
師尊:都是一樣的!
顏先生:對對!您說都是一樣的!這麼多年來,都是一樣的問題!走到面前來,你感覺怎麼樣?
你怎麼去回應呢?都是一樣的問題......
師尊:因為都是一樣的,就是沒有問題!
顏先生:你說沒有問題,可是當事人,感覺他就是在問題裡面,要求答案......
師尊:我是跟別人家不一樣!
什麼事情到我的面前,就變成沒有事!
顏先生:嗯!嗯!
師尊:那別人就會把它拿來當成事,你把它拿來當成事的時候,就會把你壓死! 如果你不把這件事情當成一種事,你就會解脫了!
顏先生:可是,當他感覺有事,有煩惱,才來到你的面前,來然後你就拿他的事當成沒有事......
師尊:我是盡力去幫他,但是心裡面當成沒有這回事!
顏先生:喔!明白...... !
無明是甚麼?
師尊:無明,就是與生俱來的迷!你出生時候的一種迷!那一種迷惑一直在你身上,就是無明!
顏先生:我記得您的一篇文章裡面說--您曾經為有些弟子加持,可是到頭來他的父親最後還是走了!這個弟子到最後不再見您了......
師尊:對對對...... 那是很自然的事!
本來他得不到就會不喜歡我,不喜歡我,他就會離開了!
顏先生:你說這也是無明嗎?
師尊:我也不把它當作一回事,因為就算我是神醫,也100%醫不了人家的病,到時候你自己還有病呢?
現在哪一個醫生敢這樣子講?到我來這裡看病的通通都會好?!不可能的事情!
顏先生:有時候我們對自己有要求,會有壓力嘛!有時候我們想幫......
師尊:我們學佛就是這個樣子,我救不了你,我也不把它當一回事!
雖然我加持你,你的病好了,我也不把它當成一種功勞!
沒有,我完全沒有壓力!
也就是說我能夠幫你...... 好像以我的力量來幫你治病,你的病好了,我也不會特別歡喜,也不會去炫耀!
那這個人的病我治不好,他過往了,我也不放在心上。
顏先生:明白!
師尊:我已經盡了力那就好了!
顏先生:師尊,緣份是甚麼?
師尊:緣份就是...... 一般來講,因果當中、裡面的牽連。你跟哪一個人,好像一個陰電、一個陽電,他們自然「叩!」會在一起。那麼陽電跟陽電,它自然就會排斥。陰電跟陰電,它也會排斥。人跟人也一樣一碰面,覺得很有緣,那麼你們就來電。
顏先生:可是很多人走在一起,剛開始他們很來電的嘛!
可是為什麼走到中間他們就分開?或者不歡而散啊!
師尊:也會變質啊!
到時候沒電啊!(眾笑)到時候沒電啊!......
顏先生:對!人會沒電!您說的對!您說的對!很實在的問題。
對對對!這個問題您答得很好,沒電!(眾笑)
我真的很喜歡!唉喔~
可是你感覺你的弟子、您的信眾,在過去一路走來,他們改變了多少?有沒有改變?
師尊:其實......我不看人家改變不改變!
顏先生:可是他們改變對您來說,都是一個安慰嘛!
師尊:是沒有錯。但是,你看我的弟子那麼多,五百萬的弟子,我始終講五百萬,在佛陀的時代,只要講五百,就是很多的意思!
不一定五百萬,但是我講弟子五百萬。
那到底能夠度多少人,我不去管!哪幾個好?哪幾個壞?哪幾個改變不了?哪幾個改變得了?我也不去管!
這就是我快樂的原因!
顏先生:那你也希望...... 對他們有期望的吧!
師尊:當然能夠改好,當然就歡喜一下!
顏先生:您感覺他們團結嗎?
師尊:一盤散沙!
顏先生:那怎麼辦?
師尊:耶!涼拌炒雞蛋!
那還管什麼?不管。對不對?
把五百萬的弟子,都放在自己的身上,不是把自己壓死了嗎?!
一個都不放......!
顏先生:可是...... 很多人說你對弟子有大愛嘛!......
師尊:當然愛啊!對不對?!每個弟子我都愛!
顏先生:對啊!可是他們一盤散沙怎麼辦?
師尊:一盤散沙就算了!
顏先生:嗯!
師尊:我告訴你,國父也講過一句話......我們台灣人是講國父啦!在中國大陸就不講國父--孫中山先生,他講--中國人就像一盤散沙!
顏先生:嗯!
師尊:我們台灣人講的更實際一點......就是一盤散沙啦!小了一個便也不會黏!(眾笑)
就算在沙上小了一泡尿,也不會黏起來!
中國人就是中國人!
顏先生:嗯!很悲觀哪!
師尊:也不會,我快樂的很!(眾笑)對不對?!
因為知道是一盤散沙了,你還管什麼?
顏先生:對,您說的......那我乾脆再問一個問題啦!
看您怎樣答......
師尊:好!
顏先生:如果你的弟子去選總統,你會跟他說什麼?
師尊:去你的吧!(眾笑)
選總統也是去你的吧!
是你選總統,也不是我選總統!
顏先生:可是他是你的弟子,你也希望弟子有成就嘛!
師尊:當然有想、有加持、有愛...... 都有!
我告訴你,成不成,在天!不在他、也不在我!
顏先生:嗯!那如果你的弟子去投票,你會跟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師尊:我也是祝他當選!
顏先生:如果你的弟子,是去投票而不是選總統......
師尊:去投票就不用跟他講什麼?他投他的、我投我的!對不對?
像我的女兒本身來講,她是民主黨,他的先生是共和黨,他們兩個人意見不同,我的女婿是共和黨,我的女兒是民主黨,耶!他們各管各的也不理個人的,他投他的票,她投她的票。
我也是這樣子的,弟子去投票,干我什麼事?
顏先生:嗯!明白!
人的良心是什麼?
師尊:其實良心啊!可以講...... 能夠讓你做這件事情過得去,不放在心上,這算是良心!
顏先生:請問師尊,人應該在什麼時候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師尊:孔子(【論語】)已經講過了還要問我......
顏先生:孔子以前講的,我們都忘掉了!
師尊:一日要三省吾身!
顏先生:嗯!嗯!就是在三省吾身的時候,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師尊:那時候當然不是真正摸自己的心啦!你在反省的時候,就是在摸自己的心了。
顏先生: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呢?
有時候人...... 奇怪的就是...... 我們回想一句--我們通常在什麼時候,會問一問自己的良心?
人不會在自己順利發達的時候,問一問自己的良心,是吧?!
師尊:這個我倒不知道!
我只管我自己對不對?!
顏先生:如果你回答這個問題,什麼時候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師尊:我覺得我現在目前來講......我就是三個字,武俠小說裡面不是來講...... 吸星大法的任我行......
顏先生:任我行!
師尊:現在我就是任我行!
顏先生:嗯!
師尊:任我行,我就是用他的名字,我怎麼走,任我行!
我都可以做。
顏先生:明白!明白!
什麼叫做「解脫」?
師尊:「解脫」就是說...... 完全沒有負擔!一切煩惱都沒有,就叫做「解脫」!
顏先生:人最值得做的事是什麼?
師尊:人最值得做的事是什麼?
我認為是「修行」!
顏先生:「修行」!
師尊:對!
顏先生:我們怎樣去看出一個修行人、跟不是修行人,從外相去看,可以看得出嗎?
師尊:佛陀已經講過了,守戒律的就是修行人。
顏先生:守戒律的。
師尊:不守戒律的,就不是修行人!
顏先生:修行是甚麼?
師尊:要守戒律,以戒為師。
哪個可以做?哪個不可以做?
那一種就叫做戒律!
顏先生:為什麼要修行呢?
師尊:修行就是為了要讓自己快樂解脫!
顏先生:師尊,好像我聽說您今年對台灣講了一個字對嗎?
師尊:講了一個「雜」!
顏先生:為什麼?
師尊:因為太複雜啦!
顏先生:從來都複雜!
師尊:唉!太複雜!政治也複雜!經濟也複雜!軍事也複雜!國防也複雜!
將來要跟誰做朋友也複雜!
空氣污染也複雜!
顏先生:所以您應該是要回西雅圖居住是嗎?
師尊:對!我是想回去,但是也可能這邊的同門弟子......
顏先生:嗯!師尊要多照顧自己吧!
師尊:但是,我是這樣子...... 因為西雅圖的空氣是零污染!
顏先生:我知道,透明的天!
師尊:對!然後這邊是很多的霧霾,幾乎每一天都有霧霾!
顏先生:你說人生一半一半的,一半好一半壞,一半清一半混濁!
這才是人生嘛!
師尊:那是「半半哲學」!
顏先生:那我繼續學習吧!
謝謝!師尊謝謝您!
師尊:謝謝您!(眾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