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盧勝彥文集15冊-佛光掠影.蓮唱之死》

《盧勝彥文集15冊-佛光掠影.蓮唱之死》

 

丙寅年年初,上師第一件傷心難過的事來臨,這就是「蓮唱死了」。

我的內心震撼難抑,傷心掉淚。

「蓮唱」家在台灣台中復興路,是上師在台灣時皈依的弟子,他是一位年輕人,長的相貌端正,一生致力於考中醫師。他給我的印象很深刻,是一位誠懇踏實的年輕人。

「蓮唱」據說是大年初二,和家人出外旅遊,在南部橫貫公路,汽車掉入懸崖,他在千丈的山谷之中,把衣服脫下,覆蓋著兒女,而自己從黑暗到天明,等人家來救。等到人們來救時,他對來叫的人道了一聲「謝謝」才斷了氣。

「蓮唱」死了。

真令人感到人生難測,人的吉凶禍福,正如雲天變幻。

「蓮唱」在乙丑年的年底,曾經給上師寫來一封信,他說他「中醫師」考了很多年,但,始終沒能上榜,不知因素何在?是不是業障太重了?並且問及丙寅年的吉凶禍福如何?

我的答覆也很特別,因為我一占算,大吃一驚,原來「蓮唱」今年竟然有「死厄」,是大凶之兆。於是,我告訴「蓮唱」,速速拜一壇「梁皇寶懺」,這「梁皇寶懺」是消除大業障的,以解去「死厄」,我要「蓮唱」速速找佛寺出家人,去拜懺化解。

我以往祇叫人拜「水懺」。拜「梁皇寶懺」是第一遭。

蓮唱接到信後,他沒有直接找佛寺出家人拜「梁皇寶懺」,他到鄭裕信上師處,他要求我直接替他拜懺,把拜懺的費用交鄭上師夫人,而鄭上師夫人把費用交賴錫慈先生到美國時轉交給我。

而賴錫慈先生是大年初七才到美國來的。當賴先生把拜懺的是交代給我時,「蓮唱」早就在大年初二出事了。

我占算「蓮唱」丙寅年死厄。

要他速拜「梁皇寶懺」解厄。

他要求上師拜懺。直接替他做。

但,怎知,丙寅年大年初二,就車翻人亡,一去不回,這樣子來得太迅速了,太迅速了,令我措手不及,才年初二啊!我要忙完了正月十四日的祈福法會,才準備替「蓮唱」拜梁皇寶懺呢!

「梁皇寶懺」尚未拜,弟子已魂飛魄散人天長恨。

我的內心哀痛異常,丙寅年的死厄,固然靈驗,但,我又如何解釋不能救得了自己的弟子,慈悲的佛陀不是能滿足眾生的祈求嗎?能給予適切的指津嗎?為什麼不算出「死厄」的日子呢?

為什麼不能早做預防呢?

我自責,丙寅年死厄,卻是在丙寅年的大年初二,太快了啊!太快了啊!我痛哭流涕,令人太悲傷了啊!

人生何去何從?骨肉親情永遠的人天捨離,白髮人送黑髮人,老人間牽牽絆絆的活著,而年輕人灑灑脫脫的走了,拋卻了身心,雲空翻滾,暗夜冥冥,情何以堪!

這人生川流不息的人潮,這熙熙攘攘的生命,我在丙寅年初,就擁有了一顆創傷的心靈。

本來要拜「梁皇寶懺」的,現在要改成「超度」了,我要靜下心來,攝召「蓮唱」,讓佛菩薩的靈光,接引他到清淨的地方去,我要閉目合掌,要摯誠懇切,要默唸佛號,祈求慈悲的佛陀,放光接引。

「真佛密苑」之中,我祈求充滿智慧的佛陀,給人們重新建立了信心,給人們幸福,給有厄難的人們,得到完善的解脫吧!

我祈禱,能賜不滅的佛陀啊!希望接引蓮唱吧!我盼望藉著阿彌陀佛的聖名,填滿人間的缺憾,給眾生得到真實的安慰,建立信心,給予無上圓滿的加持。

我在不知不覺之中,到達無我的心境時,看到「蓮唱」。

我盼望他,得到超度的福慧,擁有全智之光,獲得真正靈性的進步,理解宇宙的秘密,肉體雖然消杳了,但靈魂獲得高貴的覺悟,將來更是乘願來度眾生,普救人群的苦惱,窮即其真理,達到佛陀悲願的極致。

我看見「蓮唱」。

我對「蓮唱」呼喚。

希望發揮靈魂的光輝璨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