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 略過導覽

區段

個人工具

《盧勝彥文集062 - 道的不可思議》幼童之見

《盧勝彥文集062 - 道的不可思議》幼童之見

雷藏寺的靈異很多很多。

在本短文中再述及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住在舊金山,而在矽谷服務的電腦博士許龍雄。許龍雄夫婦帶著十歲的兒子「尊尼」,隨同朋友到西雅圖參加一次超度法會,這個法會正是「紅冠聖冕金剛上師」所主持的密宗大手印超度。

在法會進行中及法會過後,「尊尼」說:「爸爸,公公就站在我們旁邊。」

這是一九八五年九月十四日,在雷門市雷藏寺每年一度超度亡靈法會的真人實事。

許龍雄先生是個科學的知識份子,畢業於台灣交通大學,又在美國羅德島大學攻讀電腦,取得博士學位,目前是加州舊金山有名的矽谷一家電腦公司的主任工程師,再兼另一家電腦公司的顧問。

許龍雄對超自然的現象一向不去研究,也從不輕易去相信。但,他祇是隨著朋友,隨著傳統習俗祭拜亡父,認為是一種對父母盡孝的倫理觀念。事實上,超度祖先,祖先的靈魂會來,會超度昇天,均是匪夷所思,簡直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的兒子「尊尼」,居然看見了「公公」。

他問「尊尼」有關公公出現的詳情。尊尼用英語回答說,就像電視螢光幕上的人影出現一樣,連續現身三次,而且對著尊尼微笑。

尊尼三歲就由台灣移民美國,日常會話幾乎都說英語。

超度法會過後,許龍雄夫婦帶著尊尼來見上師,許龍雄夫婦對於兒子的看見非常驚訝。

他們認為,尊尼從來就沒有靈異的觀念,他們也從未灌輪這種念頭給小孩,甚至什麼叫著「超度」,尊尼也不明白,祇是法會當中,他們把小孩帶在身旁,叫他安靜的坐著。結果,逝世的祖父,現身在尊尼的眼前,竟連續三次。

並且很清晰的微笑。

許龍雄告訴上師:「尊尼的祖父很疼愛尊尼,祖父臨終時告訴尊尼,若有可能,他將會一定來看尊尼,現在這個臨終的遺言,果然實現了,真是奇妙如做夢一般。」

這次的看見,使許龍雄夫婦非常的高興,他們認為雷藏寺的超度法會非常有價值,簡直是不可思議,他們的觀念改變了不少。

其實雷藏寺的超度法會,是有很多意義的。我們佛弟子須要修行孝道,應該在念念中思憶父母,不但是這一世的父母,甚至七世父母,更達多世的父母。佛陀曾教導我們,作盂蘭盆,在農曆七月,施佛與僧,這是報父母長養之恩也。

這超度,在盂蘭盆經中,如此記載:「目蓮見其亡母在餓鬼中。以缽盛飲。往餉其母。食物入口。即化烈火。蓮馳還白佛。佛言。汝母罪重。非汝一人奈何。當須十方眾僧威神之力。至農曆七月中。當為七代父母厄難中者。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佛眾僧皆為施主祝願。七代父母。行禪定意。然後為受食焉。是日目蓮母得脫一切餓鬼之苦難。目蓮白佛。未來世佛弟子行孝順者。亦應奉盂蘭盆供養。佛言大善。故後人因此廣為華飾,乃至刻木割竹。飴蠟剪綵。樊花葉之形。極工妙之巧。」

這就是超度法會的緣起。

而在這一世之中,「紅冠聖冕金剛上師」能放射三摩地的淨光,能攝受一切罪苦眾生,將所有的幽冥眾生,用三摩地光照射,使之現前,令所有欲超度者,得以看見自己逝世之先人,這是天下間最殊勝稀有的。

這是上師的大願。

願祈諸佛,大慈力加被。

令除幽暗,現出大光明。

普令惡業,苦報均消除。

真實空中,顯現來相會。

「紅冠聖冕金剛上師」在每次超度法會均施用了中陰救度的「無上手印」,這手印均有象徵及實際的意義。

我的手印是代表了「陰陽宇宙」,在這當中有「大日」及「大月」,整個宇宙均在雙掌之中,這就是密宗最深最奧義的「七七」,舉世之中的活佛,尚無幾人能夠明白「七七」的奧義。

我的雙掌手印就是「瑜伽」,手印之中有「丹特囉」也有「曼特囉」,更有「地水火風空」的五大,這是無窮無盡的密教義,手印之中有「正智」發揮出三摩地的淨光明,仍可得到上等成就,我將「冥判」提醒幽靈的正念,則可以解脫諸靈的惡業,所有的幽靈均發出微細的光明,而投入上師的妙明淨性之中。我化為大日,消除了眾靈業力的黑暗,令死者的靈識,得到上師光明的「冥判」。

我的雙掌手印就是「實相」,我就是真實清淨之法界體性所發射而出之妙明淨光。我的手印是本元真空,無色無相,唯一真空,同此法界之真實體性,無二分別。我的手印是無障礙,變成了無不照,無不應,也變成了大自在。雖空寂而常照攝,得一切成就。我的「大實相手印」成就了。此世唯一大事。眾生親見幽靈。祖先親人現前。真真實實相見。

許龍雄博士的兒子「尊尼」,在未期望看見自己祖父的觀念之中,不期而遇的看見「祖父」,這是非常明確而真實的。這許龍雄博士的好朋友就是紐約的張炳文先生。這是活生生的見證。

對現代人而言,死亡的親人出現在一座數百人集會的大寺院之中,而所看見的人又是如此的多,這也是印證靈魂是否存在的大法會。在「紅冠聖冕金剛上師」主持之下的法會,已不算奇蹟了。

「道之不可思議」,經歷了種種奇異境界的人,均五體投地的皈依「紅冠聖冕金剛上師。」